前陣子在部落格中對於在北美館,所展覽的「海洋堂與御宅族文化 特展」寫了一篇文章,面對這樣的展覽進入美術館,心裡面感觸良多,但也提供了很多新的面向,讓我去思索在經營一個博物館時,學術專業與經營管理中如何去取得一個平衡的角色。

    今天又看見一個展覽,地點在故宮,主辦單位是鐘錶界中的超級貴族,江詩丹頓Vacheron Constantin,原來江詩丹頓利用了四個地區的面具(包括:阿拉斯加、印度尼西亞、中國、剛果),極具巧思的將面具微型縮小置入表盤內,搭配橢飛輪與精密機械限量發行,此次宣傳就將四個面具真品,連同四支腕錶一同在故宮文會堂展出。

    不過我很納悶,這一個展示僅對貴賓開放,而且時間從晚上七點半到十點,與其說他是展示,不如稱之為活動更為恰當,看見報紙說這是個「快閃展」,隨著江詩丹頓的巡迴展示,這四個古代面具與四隻精美腕表,又將要去下一個城市展出。

    雖然不意外,近年來故宮博物院積極的推動創意文化產業,透過一個國際腕表品牌活動,除了希望自己能夠曝光之外,多少也希望這樣的活動,能帶動藝術朝向「錢」看,不過我看見江詩丹頓在這一次展覽中他們的用心。巧妙的將文物與精品結合,除了將自家產品推向更高的境界,也無形中替博物館增加了知名度,讓平常喜於精品不知藝術為何物的上流社會,讓品味與藝術兩相結合。

    回頭看看台灣自我品牌《勞斯丹頓》老是模仿人家的設計,不妨看看人家是如何設計,想想自己的這塊土地有什麼可以發揮的地方,而不是做了運動濳水的造型腕表,還在上面鑲滿了鑽石,試問這樣的設計有何意義?

 

按我可連結:Les Masques  內容製作精彩強烈推薦

 

Calibre VC 246Mask AlaskaMask ChinaMask CongoMask Indonesia 

大熊叔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