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部落格好一陣子沒更新,最主要是三月初參加了白沙屯媽祖的進香後,回來花了一段時間整理了進香時期的所見所聞,這一趟的旅程雖然辛苦但卻像是一壺好茶,初入口時苦卻回甘不斷。僅用簡單的文字紀錄下三天的行程,過程中還有許多的軼事,大熊想等到《流動的女神—台灣媽祖進香文化特展》開幕後的解說,再來慢慢的與觀眾分享,這一趟旅程中媽祖教會我們哪些事。

     去年筆者所服務的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決定在民國一百年五月推出《流動的女神—台灣媽祖進香文化特展》後,筆者的同事就詢問筆者是否要參加媽祖繞境的活動,主要的原因是筆者在博物館所負責的是導覽解說的工作,透過參加進香活動的過程,一來可以進行田野調查,蒐集解說時可運用的題材,二來還可以向媽祖祈求平安,算算這真的是一魚兩吃的好主意,當下立即一口答應,於是筆者也陷入了台灣俗諺的「三月瘋媽祖」潮流之中。

Mazu.jpg 

《流動的女神—台灣媽祖進香文化特展》五月開幕,但是博物館裡的環境劇場,先行製作出了《媽祖進香》的影片,以大甲媽祖繞境與白沙屯媽祖進香為主要內容,許多的影片檔案十分珍貴,放映場次時間為週二到週日的11001400,值得一看喔!

    首先要參加必需選擇廟宇進香時間與進香內容,在博物館專業學組與研究人員的建議之下,且考量了自身的時間與休假日期,經過討論決定參加「白沙屯媽祖北港進香」活動,主要的原因是白沙屯媽祖沒有固定行程表,沒有特定的停駕、駐駕地點,所有行程都是在行進中依照媽祖鑾轎的「踩轎」而定,這個特色將有助於我們觀察鑾轎的行進活動之外,也易於從香丁腳(白沙屯媽祖稱進香客為香丁腳)口中蒐集到歷年過往的進香相關口述史料。另外白沙屯獨有的火缸刈火儀式,也是此次觀察的重點所在。

P1040850.JPG 

大熊與白沙屯拱天宮結緣在2006年,當時遇到了生命中的關卡,從台中騎機車回台北路上,在台一線看到了拱天宮想起白沙屯媽祖靈驗的事,就停車上香順便休息,還記得當時還到拱天宮後面的海邊,流著淚朝大海丟石頭看著風力發電大風車,轉眼間已經是六年前的事了!

    當筆者與同事決定參加後,面對最大的挑戰不是相關的資料蒐集工作,而是根據時程的公布此次北港進香是去急回緩,將在一天半的時間內從苗栗通霄白沙屯趕到雲林北港朝天宮,換言之我們這一群久坐辦公室,平日缺乏運動的人,體能將是我們最大的挑戰。體能也非一朝一夕可以鍛鍊出成果,出發之前其實多少總有那麼一點不安,後來想想既然一路都跟著媽祖,自然神明保佑一定可以完成進香之旅。

P1010002.JPG 

這是去年2010年歲次庚寅拍的照片,就在去年大熊與熊嫂來到白沙屯恭送媽祖往北港進香,本來想要跟媽祖走一天,沒想到媽祖一出發沒多久之後,天空就下起了雨來,出發前沒有帶雨具的我們只好打道回府,當時熊嫂就說明年再來跟媽祖走好了!結果一語成讖,2011年歲次辛卯,我報名了白沙屯媽祖往北港進香之旅。

    出發當天,從彰化搭上海線火車到白沙屯,海線的火車慢慢的駛一路搖搖晃晃,捏在手中的車票感覺有那麼一點不紮實,我要去進香了?這一路上會不會撐不住?會不會突然遇到什麼突發狀況?心中滿是不安,隨後沿路上陸陸續續看到進香客上車,心中才有些寬心,彷彿打從起點開始,至少有伙伴相陪伴。隔沒多久研究所同學阿良來電,詢問我何時抵達白沙屯與他會合,結束通話後,火車已經到白沙屯車站了!

P1120828.JPG 

兩張車票開啟起了進香之旅的旅程,坦白說海線的火車速度真的很慢,搖搖晃晃的花了一個多小時才到白沙屯,結果出發後沿著台一線與鐵道在走的時候,突然間覺得火車速度真的好快,真想搭上火車一路去嘉義。有這種想法也不是大熊想的,早期白沙屯確實有人在媽祖進北港的前一天,搭火車再轉搭糖鐵(五分車)到北港跟徒步的香客會合的例子。

與同仁還有阿良見面後,拱天宮前已經是陣頭「鬥熱鬧」與其他附近廟宇的神明來「相送」,而人潮也慢慢湧進這個位在巷子裡海濱邊的廟宇,煙花四射炮聲不斷,整個白沙屯成了不夜城。望著天空想起了民間傳說中「媽祖婆雨、大道公風」的民間傳說故事,今夜白沙屯媽祖要出門往北港進香,真會如同民間傳說中,大道公會施法下起雨來,讓媽祖臉上的脂粉脫落?就在媽祖鑾轎出發後,沒多久天空下起了滂沱大雨,實在很難讓人想像,但是從科學的角度試圖分析,卻又有跡可尋,其實農曆二、三月的季節,在傳統節氣之中就是「雨水」、「驚蟄」、「春分」等節氣,颳風、下雨乃此段時間的自然現象,也表示著氣候本來就較不穩定,而大道公與媽祖婆鬥法的故事反映民間豐富的想像力。換言之媽祖出門遇下雨,純粹的成為機率上的問題,只是為何就這麼巧,雨就恰恰的在媽祖離開宮廟後降下,根據追隨媽祖進香的香丁腳們說這陣雨叫「洗淨」,主要是洗淨信徒們的蒙塵的心靈,許多宗教亦或是信仰上的現象,就算在今日科學昌明的時代,仍舊無法可以完全解釋的清楚。這一趟的進香之旅就在這一開始,給了我無法解釋的狀況與挑

P1120864.JPG 

滂沱大雨前行中遇見的兩位日本觀音媽祖會的香丁腳,我跟阿良還以為日本人遠到台灣來參加進香之旅,結果沒想到這兩個人竟然講中文,這是這麼一回事?更妙的還在後面,當媽祖鑾轎上台61線時,有一輛貼有日本觀音媽祖會的車來接這兩位帥哥,上頭坐了位穿和服的女士,開口也說中文要兩位帥哥上車。當時大熊很想開口乞求是否可以搭順風車!

挑戰何來?首先就是預計在36小時內從苗栗通霄趕到雲林北港,距離將近兩百公里,其二氣候在又濕又冷的狀況下,外加身上背負了過重的行李(除自身的換洗衣褲之外,還包括父母以及妻兒的衣服,雖然他們沒有來,但在某種形式上是全家人一路伴隨媽祖進香。)在媽祖鑾轎上了台61線快速道路後,殘酷的挑戰就此展開,高架道路上風大雨大,徒步進香的隊伍又拖的很長,幾乎看不到媽祖鑾轎在何方,之前還可以藉由煙火的施放判斷距離與位置,現在上了高架道路後沒有煙火炮聲,腦海中就出現了白沙屯媽祖飄忽不定的行蹤,心想該不會就這樣被媽祖給甩了吧!(大誤)但又心想快速道路就眼前這麼一條,也沒有其他羊腸小徑讓媽祖「偏離航道」,就咬緊牙根一路向前衝,緊接著疲倦開始到來,眼皮越來越沈重,腳下的鞋子早已經被雨水穿透,下巴開始不自覺的打起寒顫,整個人狼狽不堪,所幸沿途上有許多的信徒提供飲水及熱食加油打氣,到凌晨四點左右,搭上白沙屯文史工作室的車輛前,那支早已被雨水淋濕的玉米,大概是我這輩子吃過最好吃的玉米了!

P1130125.JPG  

「鑽轎底」標準 Orz 的姿勢,感謝北港不知名的媽媽親身示範。大熊跟這位媽媽一樣,準備好家人的衣服備上清香或是花束,希望得到媽祖的庇佑,無論家人是否在身旁,這一刻全家的心是緊緊的拉在一起,希望媽祖的靈力能庇佑家中老小健康。

第二天車輛將我們載到沙鹿等候媽祖鑾轎到來,有了凌晨落單的經驗,這一回大家都有共識就是不能離開媽祖鑾轎太遠,開始相信文史工作室的王城大哥的話「走到鑾轎旁邊或是附近,總是有股神奇的力量推動的你向前走,一旦離開遠一點那種力量就會消失不見,然後就會走得很辛苦一路一直在追一直在趕。」當然所有的事情都要嘗試著用科學的角度來理解,當然也包括王大哥說的這段話,其實這有點像是部隊中的行軍,當你看到軍旗或是部隊長在前頭走時,會衡量出一個距離來保持,萬一遠了或是慢了,會催促自己加快腳步趕快跟上不要離太遠,在自我可以觀察到的領域內,警覺性自然也就比較高一點,說穿了這也不是什麼科學,反而比較像是心理學。不過話雖如此,等到自己跟隨在媽祖鑾轎旁邊時,所有科學的推論完全被擱置在一旁,當鑾轎四平八穩的前進,前行的頻率就如一般步行一樣,當鑾轎開始有較大的搖晃,明明扛轎的轎班成員也是一般步行,但是在鑾轎邊的信徒幾乎都是小跑步伴隨左右,更讓人訝異的是,早上上班時間省道上車輛頗多,雖然已經有交警在前面指揮交通,空出一個車道供鑾轎與信徒車輛前進,但到了較大的路口,車道上的車輛因紅綠燈因素來不及清空,媽祖鑾轎竟然像行人一般在車陣中穿梭自如,若非親眼目睹實在是難以相信,鑾轎行動如此俐落好像人一樣。

P1120905.JPG 

負責鑾轎的大轎班成員有三組互輪,基本上四人抬轎一人敲鑼,旁邊還有幾位負責鑾轎的周圍的安全與輪替,整個鑾轎附近行程嚴密的防護網,信徒實在很難越雷池一步去觸碰鑾轎,而且鑾轎若是開始上下跳動搖晃,跟著旁邊的我就暗中叫苦,因為這表示媽祖他要「加速」了,信眾煩請趕快跟上!

在龍井鄉我拿出了全家的衣服,誠心的與人群跪趴在地上,讓媽祖的神轎從我的身上過去,「鑽轎底」是一般信仰媽祖民眾最常祈求媽祖庇佑的方式。也許是午夜十二點走到凌晨四點,短短休息不到四個小時,身體還沒完全回復體力,也許是精神上仍然有些許耗弱,跪在地上的我反覆唸著「保庇全家老少健康,手腳勇健。」當媽祖神轎經我的身上經過時,我的眼淚再也忍不住的流了下來,彷彿前一段又風又雨的旅程,媽祖全然知道,身體又虛又冷又餓,媽祖也全然知道,我的祈求與祝禱媽祖也都知道。所有的一切,都在那一瞬間停凝住了,那確實是一種筆墨難以形容的感覺,也許對旁人來說僅是一秒鐘的事,在轎底下的我感覺卻是好常好長的一段時間。起身後,收好全家的衣服,這一趟的旅程彷彿有了一種加持的力量。一路上有時腳酸力竭走不下去了,休息一會後,那個「鑽轎底」的奇妙感覺就會出現,身體與雙腳就會自動打開開關,伴隨著媽祖一路走下去。

P1130438.JPG 

一路上看見許多阿媽帶著小朋友準備「鑽轎底」,小朋友天真無邪的表情真的是很殺底片,不過從另一個角度思索,這一次進香旅程中,這樣的畫面出現不少次,台灣地區的隔代教養或是祖孫托育的情況真的十分常見,缺乏父母的關照,祖父母的愛不會更少,但是孩子的成長過程中少了父母的這一段,身為人父的我突然間覺得我家小熊,真的很幸福!

許多的信徒會更進一步的爭取抬轎機會,而媽祖神轎的轎班成員,也會讓民眾來體驗一下,轎班認為白沙屯媽祖是大家的,不應該是轎班人員獨享,所以走到鑾轎附近,可以主動詢問轎班成員是否有機會可以為媽祖扛轎,同事鼓勵我去抬抬看,但在我的內心裡卻是告訴自己,為媽祖抬轎這是多麼一件神聖的事,況且白沙屯媽祖行蹤飄忽不定,萬一抬轎的我無法感應媽祖透過轎桿的所傳達的旨意,那我豈不是成了來亂的!雖然文史工作室的王城大哥也鼓勵,但是內心裡我自己告訴自己,如果與媽祖有緣,什麼時候都有機會可以抬到轎子的不是嗎?

P1120921.JPG 

如果想要體驗扛鑾轎,在轎班的工作人員答應後還需要等候,因為抬轎需要找到兩個人身高差不多的,這樣抬起來才不會有前後歪斜的問題,一般來說體驗扛鑾轎替媽祖服務的時間大約都在三分鐘左右,我相信旁人觀察到的三分鐘,在親身體驗者的感覺裡一定是替媽祖要服務一輩子的事。

走了一天在進彰化縣王功時,王城大哥請我們一行人去享用王功特展—蚵仔,這一路上真的是感受到白沙屯人濃濃的人情味,負責駕駛的王賜榮大哥與王城大哥,一路上當我們走不動時,一通電話就駕車前來接送,看見大轎班與頭旗組的執事人員,身上的黃馬甲寫著「勇」字,真是佩服他們真正的是「勇腳」,這個勇字當真匹配,而我們這一群應該在衣服上寫一個「肉」字,我們真的是「肉腳」,一路上還不停的求救,勞駕兩位王大哥來回接送,應該還要加一個「ㄌㄨˊ」字,成為真正標準的「ㄌㄨˊ肉腳」(音同滷肉腳!)事後想想真的是很遜。不過文史工作室的蘇培凱先生說,今年的行程受到天氣影響及時間限制,其難度可以說是近十年來最高的,所以無法完成整趟旅程,其實無需太過內疚。

P1120981.JPG 

意外的插曲,活動小組同仁週一前往鹿港與王功勘查活動場地,結果在鹿港不期而遇,除了給我們加油鼓勵之外,英彥大哥還要提供飲料給我們喝,但是鑾轎行進速度很快,我們擔心又被甩在後面,要不我真的很想喝一杯咖啡,然後搭上活動組的車就回台中去了!(喂喂喂!想放棄了嗎?)

再準備從王功出發時,在車上時我詢問了王城大哥關於「壓轎金」的事情,王城大哥說「壓轎金」就是鑾轎駐駕時,放在板凳上隔著鑾轎轎腳用的,一般來說「壓轎金」數量不多,信徒如果拿到都很珍惜,可以用來洗淨不潔或是讓小孩不夜啼。光聽到「小孩不夜啼」這幾個字,我的眼睛馬上就亮了起來,沒錯大熊的兒子小熊,常常睡到半夜邊睡邊哭,搞不清楚這個小傢伙是做惡夢還是肚子餓,如果有這個好東西,肯定要想辦法跟媽祖求來讓孩子保平安。沒多久同仁與阿良同學先行下車展開步行,而大熊在車上做短暫的休息,其實當天入夜後風大天寒,穿在身上的禦寒衣物其實不是太多,加上雙腿酸疼心想乾脆坐在車上休息放棄算了!王城大哥知道我的想法後就說:「如果會冷,不如下去陪著媽祖走一走就不會冷了!」下了車與同仁與阿良同學電話聯絡後隨後趕上他們,阿良一見到我就高喊「大熊!大熊!我幫你要到壓轎金了!」這是怎麼一回事?原來阿良穿的鞋子磨破了後腳跟,讓他一路走起來一跛一跛,正巧路上有信眾正在發放拖鞋,阿良彷彿在大海中發現了一根浮木,當場就換起了鞋子,發放的信徒看見阿良受傷的腳,竟然就拿了一張「壓轎金」給他,希望阿良可以一路平安,阿良看見如獲至寶,跟這位善心的信徒說:「我同學的小孩常會夜啼,可否再給我一張壓轎金?」這位好心的信眾就多給阿良一張,就這樣心裡才剛想跟媽祖求「壓轎金」馬上就拿到,這麼奇妙的事情真的不知道該要怎樣來解釋,科學推論完全被我擱置到一旁。

P1130467.JPG 

壓轎金就是鑾轎駐駕或是下馬時,墊在鑾轎轎腳與板凳之間的金紙,等到鑾駕起駕或是上馬時,壓轎金就成為信徒急於索取的庇佑寶貝,感謝媽祖、善心信徒與阿良讓我也取得了一張壓轎金。

當白沙屯媽祖抵達北港時,短短進入朝天宮的兩公里路程,就花了進一個半小時,除了鑽轎底的人數眾多之外,又加上各路陣頭來歡迎表演,最主要的原因是北港民眾用了大量的鞭炮來攔轎,祈求媽祖可以在自家門宅或是公司行號多停留一會。當媽祖鑾轎抵達朝天宮時可以說是整個活動到了最高潮,在信徒高喊「進喔!進喔!」的陣陣呼喊聲中,白沙屯媽祖與山邊媽祖,被請入朝天宮的神龕之中,接受信徒的膜拜。而朝天宮也熱情的款待遠道而來的白沙屯香丁腳,在廟的四周搭起了臨時的棚架,提供免費的熱食讓信眾食用,坦白說,這一路追隨媽祖,路上有許多熱心提供飲食與服務的信眾,但是大熊還是親眼看見有許多的信眾沒有知福惜福,在取用的過程中爭先恐後,還會對提供的食物最好壞的區分,其實看了多少都讓人覺難過,這一趟辛苦漫長的徒步旅程,若不是這一些熱心信眾的支援,誰有辦法完成整趟旅程?

P1130130.JPG 

吊車砲~有聽人說過,但是一直無緣見到。這一次的進香讓我看見了吊車砲的威力,除了老遠就看到不說,點燃後的威力更是驚人,除了煙塵直衝雲霄不說,鞭炮屑飄的滿天都是,真的堪稱是吸睛目光百分百,不過此舉所費不貲,這一點大概就是十萬塊跑不掉,這包括了鞭炮的費用之外,還要吊車的租賃費用。

在當天下午我們參加了拜天公的儀式後,又觀看了糊好的火缸在陰乾的狀況,隨後身體就自動進入休眠狀態,實在是因為過去兩天太操了!不好好休息一下真的不行,另外第二天一早還要去看火缸起火與刈火儀式,大概五點就要起床,所以在曾佳茂先生的協助下暫住他家一宿,果真很幸運,讓我有機會住到豪宅,因為阿茂家是一棟雙拼別墅,這一棟豪宅如果不是在北港鎮的郊區,而是在忠孝東路上,恐怕價值上億!就這樣在豪宅裡,安安穩穩睡了一個好覺!

20110308308.jpg 

移動式沐浴車提供信眾盥洗之用,基本上這一次到北港的時間很趕,幾乎沒有長休息的時間,所以沐浴車似乎沒派上多大用場,也許回程時間就可以發揮效果,只是沐浴車上面的媽祖神像,讓大熊要是真進去沐浴車盥洗也很不輕鬆,感覺像是媽祖在外邊幫你顧門一樣!(大誤!)

因為休假的關係,無法跟著白沙屯媽祖走完全程,在朝天宮的整個進火儀式過程結束之後,我們跟隨著白沙屯媽祖出了北港後,大概我們就要先行離開了,雖然很想跟著媽祖在走回去,但是時間上真的是無法配合了,大熊心理想著白沙屯媽年年到北港進香,一定會有機會陪著媽祖再走一次。由於人潮眾多,同仁與阿良同學一下子就又失散在人群之中,等到電話聯繫大家又聚集時,阿良竟然只穿著襪子,原來離開北港時因為人潮擁擠,有人踩到了阿良的拖鞋鞋跟,結果這一拉一扯就毀了拖鞋,阿良只好穿著襪子一路向前走,還好王城大哥駕車隨後抵達,要不阿良就要一路穿著襪子走下去。就當我們準備前往虎尾搭車時,阿良在路上說要想跟白沙屯媽走回去,央求路上放他下來。說實話,在車上的同仁們都想跟著阿良一起下車,陪著白沙屯媽祖走下去……

20110308307.jpg 

是的,你沒看錯!北港朝天宮除了準備好吃的東西之外,還提供了足部義診,因為來到這裡的白沙屯信眾基本上幾乎都已經鐵腿了!義診提供膏藥貼布與彈力繃帶服務,還有人貼心的幫你貼藥與包紮,前後看看就屬這一攤生意最好,大熊本來也想排隊診療一下,後來心想自己大小腿超粗,我的藥布用量恐怕可供兩人使用,我還是讓給比我更有需要的人好了!

回到了家,細細思索這幾天來的事情,其實除了關於白沙屯媽祖的點滴之外,一路上的觀察其實都是一種省思,這一趟進香之旅帶給我最大的衝擊,就是當媽祖的鑾轎在離開北港的路上,有一位坐在輪椅癱瘓的小男孩,在阿媽的陪伴下要鑽轎底祈求媽祖賜福平安,鑾轎先遠遠的停住,隨即快速的三進三退之後,鑾轎高舉過頭讓坐在輪椅的小男孩鑽了轎底,鑾轎便繼續向前行進,當所有信眾追隨媽祖鑾轎往前時,前行不過30公尺,鑾轎突然又向後奔跑,回到小男孩的地方,鑾轎輕輕的左搖右晃,持續了好一會才又轉向前進。看到這一幕,我的眼眶泛紅,媽祖像一位慈祥的母親,在給予這位男孩祝福後,又不捨得回頭看顧。而陪伴男孩的阿媽虔誠的拿香朝著遠去的媽祖祝禱,在快速前行的信徒之中,阿媽與男孩像是電影停格的畫面,媽祖給予了阿媽更堅強的信念,相信自己相信未來。如果說跟著媽祖一路前進進香是一種修行,那麼沿路上所遇見的事情不就是示現的菩薩,指引著我們去瞭解在人生中的悟與道。

P1130117.JPG 

全程拍攝近850張的照片,要是要挑選一張最具代表性的,大概就是這一張,一位騎著腳踏車的婦人,將腳踏車停放在路邊等候媽祖鑾轎到來後跪在草地上一拜,在紛擾的進香隊伍中,在路旁的這位婦女讓我在按下快門的一瞬間,感受到誠心寧靜的偉大。

    314當天,我們又回到了白沙屯恭迎媽祖回鑾,在信徒高喊「進喔!進喔!」的陣陣呼喊聲中,白沙屯媽祖回到了家,整個北港進香的儀式到此算是暫告一個段落,必需十二天後的開爐儀式結束後,才算是整個進香活動畫上句點。無論如何媽祖是回到家了!當天晚上白沙屯家家戶戶辦桌請客,王城大哥特別加開一桌酒席宴請我們,菜色已經十分豐富大哥還請嫂子炒了米粉煮了白飯,深怕我們會吃不飽。我們這一群不是白沙屯的人,在某種形式或是意識上,透過了媽祖信仰與進香文化還有白沙屯濃濃的人情味,對這個地方產生了情感的依附,也許在地緣上或是血緣上,我們都不是白沙屯人,但是在廣義的信仰圈或是文化圈,我們已經是不折不扣的白沙屯人了!

P1130621.JPG 

感謝王城大哥的照顧與招待,讓我們感受到白沙屯的熱情,相約《流動的女神—台灣媽祖進香文化特展》開幕時,一定要到博物館來讓我們招待,看到王城大哥對於地方、信仰、文化所投注的熱誠,真的讓人感動。

    也許每年的農曆1215號,當拱天宮擲筊聲響起時,就彷彿熟悉的南風又再次吹起,白沙屯媽與我們相約好的時間就在此刻訂下,就讓我們跟隨著媽祖一起走下去,直到哪天走不動為止吧!

P1120990.JPG 

路上有許多信眾提供服務時,都會在路旁寫上所屬單位或是鼓勵的話,這一個信眾把媽祖寫成阿祖婆,拉近了香丁腳們之間的情感,彷彿大家都是一家人,吃粿再出發外加大大的一個加油,讓人無論在前往北港的路上,或是人生邁向成功的路上,都得到了滿滿的祝福與鼓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熊叔叔 的頭像
大熊叔叔

書蠹齋齋主‧大熊

大熊叔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