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發現這一間美術館是個美麗的意外,同學們原本是沿著外灘行走要去看看外白渡橋這個景點,看完後沒有目標的沿著圓明園路走,卻意外的像是「桃花源記」一般發現了一個有趣之地,一排近代建築躲在喧囂外灘之後,鬧中取靜一派悠閒,就在這個地方發現了今年五月才正式開館對外營運的上海外灘美術館。根據館方提供的資料其實早在租界時期,這棟建築就是博物館,在上海歷史不停的變動及中國近代多蹇的命運之下,直到地產開發商進駐後才重新開始整修,並且恢復成原樣且規劃成為美術館。

美術館的入口大門,其實周遭的房子都還在整修之中,所以整個博物館的大門與周遭的房子比起來顯的有點突兀,不過戶外的廣場卻提供了很好的展示空間。

 

    美術館的首波展覽就是以蔡國強為首的展示—「農民達芬奇」。蔡國強這位藝術家、策展人以及展覽品擁有者的多重身份,深怕在這個「農民達芬奇」的展覽中,他個人的風采蓋過這些農民發明物,亦或是模糊掉整個展覽所要表達的主軸,盡可能透過農民的作品來表達所要傳達的意念,不過策展人的蔡國強還是利用了藝術家的蔡國強作品,來傳達整個展覽中的重點,達到畫龍點睛的效果。

 

坦白說對岸的下標題的功力比我們好,大概是文革期間口號喊的多,常覺得標語下的一針見血,外加使用簡體字容易有一種手寫的力量(在台灣打字都是繁體字,只有手寫才會寫出簡體字),這是置放在美術館入口處的「精神堡壘」。

 

展覽的一開始將山東農民譚成年的生平事蹟利用投影的方式打在潔白的牆面上,濃厚的筆法字體卻因為解析度的關係,在牆面上顯的有點模糊,譚成年的失事飛機殘骸,利用釣魚絲線懸掛在半空之中,燈光投影殘骸的黑影散落於地面,隱約說著當時飛機失事的狀況。展覽的一開始給人一種不安的感受,發明這一件事似乎會不小心玩掉性命,但展覽卻又告訴著我們能實踐夢想是一件偉大的事。

 

二樓則是蔡國強在策劃這此次展覽時,拜訪中國八個省分的農民發明家後,所創作的一件作品。蔡國強利用五十枚的白色風箏象徵著五十個農村發明家的夢,底下透過微型投影機,將口述訪談的影像紀錄片投射在風箏之上,試想這些農民的發明設計,範疇之大技術之難,有的成功有的失敗,正好似風箏一般,線越放越長飛得越高,卻也可能一時的失誤,失去了金錢、時間、甚至是寶貴的生命。

 

三樓則是充滿童趣以及為改善人類生活而發明的機器人,北京來的農民吳玉祿,自製發明的拉車機器人、繪畫機器人、老鼠機器人等等,一些設計看起來帶點荒謬,卻又無法指出哪裡有錯誤,看著影像紀錄中的蔡國強駕駛著「六腳步行機」,像極了一個孩童開心的駕駛著新玩具一般,而繪畫機器人潑灑的油彩作品,有意無意的顯現出抽象表現主義(abstract expressionism)作品風格,又或是諷刺或是致意的像波洛克(Jackson Pollock)等的一些抽象表現主義藝術創作家示意,更詭異或是有趣,這些機器人的創作是通一均價,開放購買任君挑選。這個舉動讓大熊想起之前電視購物賣蔡國強的作品,還找蔡康永來當引言介紹人。有人曾對蔡國強的藝術商業化有過批評,但是在能夠支撐藝術創作前提下,基本的生活或是說更好的生活,難道藝術家的慾望就不同於一般尋常百姓的慾望嗎?

 

美術館有些鳥飛來飛去,原以為是美術館門窗有漏,外頭的鳥而飛了進來,後來在離開美術館前買的專書裡面寫到,策展人刻意在四到六樓的挑高天井放了鳥兒在此,象徵著農民的心想飛、卻因為環境只能在既有的框框內飛行,也因為如此懸吊在四到六樓間的農民創作品上堆滿了鳥糞,包括了潛水艇、直昇機、飛機、飛碟等等。最讓人感到策展人與美術館用心的地方,是在六樓的咖啡座牆上,擺放了策展人對於展覽場的規劃預想藍圖手稿,從簡單的鉛筆線條與初步概念的呈現,更讓參觀者對於展覽的瞭解,參與到規劃的步驟之中。

 

因為參觀時間的關係,隔壁大廳的另一件大型農民創作「航空母艦」沒有參觀,這一件作品是農民依據蔡國強的委託請求,特別打造出來的,很有意思的反諷,中國的海軍一直想要擁有一艘航母,來宣示海疆與展示國力,沒想到農民不僅可以打造出航母而且完全客製化。策展人在專書中的一番話讓人省思良久,他說大家不停的推崇達芬奇(台譯:達文西),他所設計的飛行器、戰車、潛水艇,但是終其一生達芬奇沒有製作出任何他設計的作品,如今農民們不僅僅發明設計,還將夢想實踐製作出成品,所以每個農民都是達芬奇,這也就是這個展覽名稱的由來。

 

代藝術常與現實生活有所連結,有時反應有時諷刺,許多人抱怨當代藝術不容易懂,似乎跟個人體驗有所關連,有時有感應有時又無,同學有人戲稱當代藝術是「觀落陰」,沒有辦法跟藝術家連線,就什麼也看不到。其實也不意外,現代社會的多元以及群眾所關心的事或大或小不一,藝術家選擇的題材,未必是社會上所有人皆悉之事,這一次「農民達芬奇」的展覽,挑在上海辦世博期間展出,此次世博標語「城市,讓生活更美好」,而策展人用「農民,讓城市更美好」、「重要的不在飞起來!」、「不知如何降下」等三個slogan來表示整個展覽意欲要傳達的理念。

 

 

 

 

我一直很喜歡展覽場的那句話「重要的不在飞起來!」,中國的農民常常為了三餐的溫飽,耕作掙錢都來不及了,怎麼有勇氣去製作一個與自己現實生活完全無法連結的新事物,展覽中有些農民的生活確實因為沈醉在發明上,弄得三餐不繼生活清苦,但他們心裡頭的那個夢想,仍然勇敢的去實踐去完成他,至於成功與否那不是重點,訪談影片中你會發現,談到最多的是過程而非成果。於是當你回頭再看到這句「重要的不在飞起來!」多少你就明白在你我生活之中,有多少的事「重要的不在飞起來!」?

 

 

小外灘的開發商將這一塊地產定名為ROCKBUND(洛克‧外灘源),所以上海外灘美術館的英文為ROCKBUND ART MUSEUM,英文縮寫為RAM,剛剛好跟電腦記憶體是同一個名稱,害大熊初看之時覺得這是一間電腦商家。

 

        上海外灘美術館 官方網址  http://www.rockbundartmuseum.org/

        館內禁止攝影,所以沒有館裡面的照片,不過下列這個網址的網友有館內照片,有興趣的朋友可以點進去看,特別推薦可以看一下廁所的性別LOGO設計。

         http://www.anyway.com.tw/members/TravelBlog.aspx?uid=shengzhi&aid=36135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熊叔叔 的頭像
大熊叔叔

書蠹齋齋主‧大熊

大熊叔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