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當代藝術館最近接連了兩個特展都與次文化有關係,分別是「動漫美學雙年展─視覺突擊‧動漫特攻」與「英雄!?天野喜孝個展」,前一週先去看了「動漫美學雙年展」,後來得知有天野喜孝的個展,隔了一週又再拜訪台北當代藝術館,也恰巧剛好回台北,短時間內拜訪同一館所看了兩個展,就做一點簡單的分享。

    二戰之後普普藝術興起,在通俗文化與藝術及商業操作等等環境作用之下,普普藝術的影響力至今仍未退燒,普普藝術也成為是當代藝術的代表之一,這當中最著名的就是安迪‧渥荷,他用絹印的手法透過商業包裝,大量複製作品形成大眾易於親近的藝術作品,而同為普普藝術的創作者,羅依李奇登斯坦(Roy Lichtenstein)則是使用網點、粗線條、拼貼當作是創作素材,透過美式漫畫手法來呈現作品,看起來李奇登斯坦比安迪‧渥荷要腦筋動得快,安迪‧渥荷的絹印要一版一版印,李奇登斯坦則是透過印刷手法大量複製,兩人都符合了普普藝術中大量複製的本色。

 

 

Roy Lichtenstein(左)與 Andy Warhol(右)同為瑪麗蓮夢露為主題,呈現出不同的藝術風貌,普普藝術的主題圍繞著商業娛樂、大眾文化等,隨著美國勢力的拓展,瑪麗蓮夢露也同時成為是性感的代名詞。

 

「動漫美學雙年展」中的Thank you Andy Warhol 作品,作者Miltos Manetas (希臘)透過兩隻可愛的小貓,不停說著Thank you Andy Warhol來表彰對Andy Warhol的敬意,上面同時有數字累積他們的感謝次數非常可愛,直覺的讓大熊想到廟裡面的唸經的計數器,彷彿唸到了一定的次數,真的可以實現某種願望一般!

 

    普普藝術發展後來與美國流行文化劃上等號,有藝術評論家說,二戰之後歐洲尚在傷痛回復期,美國財大氣粗卻缺乏深遠的文化歷史背景,才造就出這一代的普普藝術家。聽這話是帶股酸氣,卻也不得不正視,戰後美國以世界霸主的身份出現,在藝術這個領域上也同時取得領先,那現在當代藝術的風向球又轉向何方?有人說當代藝術是跟著經濟發展的跟屁蟲(也有人說是領頭羊),亞洲最先富起來的國家是日本,日本結合了次世代的電玩與動漫化,發展出獨特的當代藝術,也出現了像村上隆等幾位有名的藝術家,亞洲現在哪個國家最富有?就是金磚四國的中國,所以這一次「動漫美學雙年展」中與上海當代藝術館、廣東美術館、北京今日美術館合作,所以此次展覽內有相當多數的中國藝術家作品,中國藝術家的參展與其作品在市場的價格變化,是個有意思且值得深入研究的議題,大熊看展時發現,這一些中國藝術家的創作,仍然陷在矛盾的共產主義與資本主義之間鬥爭、東方與西方文化與價值的衝突、傳統倫理與傳統事物的新包裝,除此之外在較看不見一般人性的探討與情慾的剖析。

 

 

西班牙的Eugenio Merino的創作,將一個女模特兒的身體套上放大比例的村上隆頭像,這一件作品恰恰擺放在村上隆的作品前面,形成「村上隆看村上隆作品」的奇妙現象,Eugenio Merino的創作主要嘲諷村上隆的藝術商業化,用了女性身軀手拿「LV櫻花微笑包」,而面對村上隆的作品正巧是與LV合作的「奇奇與怪怪」系列作品,形成展覽場有趣的「仙拼仙」,後方是奈良美智的作品。

 

    「動漫美學雙年展」最讓大熊感動的,就是在售票處旁的電腦,裡頭提供了展覽解說的MP3檔案供人下載,唯一較為失敗的就是多部動漫影片播映的場地,實在是爛到有找,不過非戰之罪,當代藝術館是市定古蹟,不能亂動土木的情況下,我想這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

 

台北當代藝術館的主力觀眾群以青少年為主或是學設計的人,他們幾乎出門都會帶著MP3或是隨身碟,透過展覽場提供的這個服務,直接下載可在展覽場內聆聽,減少了語音導覽機器的維修之外,更重要的是能將導覽內容帶回家,在資訊化的時代裡,提供這樣的服務真的是「就感心ㄟ」!

 

    至於另一個「英雄!?天野喜孝個展」,雖然作品數量不多,但是天野喜孝在動漫界裡有著相當崇高的地位,大熊算是半個A.C.G迷(AnimationComicGame),天野的作品「太空戰士」(Final Fantasy)系列的插畫,一直以來被許多的人認為是「太空戰士」的經典,當然策展人陸蓉之在面版上的一句話,讓大熊在看完展覽後想了好久,「天野喜孝以「英雄的創造者」聞名,然而他筆下的角色從早期的人間英雄,轉化為孤絕的宇宙英雄,原來具體而清晰的世界觀,也漸至重回混沌之境。」面版上是幼時「科學小飛俠」主角鐵雄的回眸特寫,搭上展覽的主題「英雄!?」顯眼的兩字後面的驚嘆號與問號,比起前面英雄二字要帶來更大的震撼,三個主題的展覽顯現出三個天野喜孝的不同想法與階段,本以為科學小飛俠的部分,會是打敗惡魔黨的主題,結果卻是一號鐵雄耍冷僻,二號大明被攻擊,三號珍珍耍妖豔,原來當我們長大之後,昔日的這些英雄也邁入中年,進入社會,也難逃人際社會中的無情摧殘!

 

不確定自己是不是人間英雄的一號鐵雄!

 

不確定自己是不是被人開槍的二號大明!

 

不確定自己是不是賣笑不賣身的三號珍珍!

 

    離開台北當代美術館,心情難以言喻,前一週「動漫美學雙年展」看到全球化下,藝術家用動漫手法表達自己的看法,有哭有悲亦有喜,但整體的感覺仍像是在人間。隔一週的天野喜孝則是傳達了孤寂,像是偷盜天火的普羅米修斯,為了眾生在岩石上遭惡鷹啄肝。在當代光怪陸離的五光十色裡,不搞花招不弄噱頭,要用藝術要觸動人心,實在不簡單。推薦當代這兩個展,尤其是六年級前段班,看到小飛俠的英雄形象變了,多少會有點感觸吧!

 

天野喜孝的「天界」作品,真的要去現場看才能感受到震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熊叔叔 的頭像
大熊叔叔

書蠹齋齋主‧大熊

大熊叔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