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週日回到台北想說到北美館去參觀「皮克斯動畫展」,結果北美館九點半開館,本預計九點半前要到館的大熊與熊嫂,因為小熊托育的問題,遲至十點半才到館,結果現場已經是人山人海~說有多巧還在現場遇見了熊妹,她跟她男友在十點抵達會場時已經是人山人海了!

    熊妹放棄看展,而大熊與熊嫂在現場晃了一下,最後也是放棄,打算十一月結束前再來看吧!入寶山空手返說有多氣,至少北美館其他的展示也看看吧!奇怪的是一樓皮克斯人山人海,而B1與其他樓層卻是冷冷清清,這個奇怪的現象,讓我不禁從藝術家、策展人與美術館經營三個方向來看。

↑  一時不查!我說老婆你身上的那件衣服怎麼跟毛怪身上的毛色一模一樣啊!

 

    對於藝術家而言,一個「超級特展」的出現,不知道該要笑還是要哭,強力的吸磁效應,讓觀眾蜂擁而至到美術館朝聖,藝術家慘澹經營數年,如今有一個展或聯展機會,卻因為一個超級特眼看著如潮水般的觀眾,過展而不入,藝術家如在乎世俗眼光像個生意人一般,肯定吐血氣到死。看著北美館B1的黨若洪展覽,參觀人數比起在B1的販賣部人還要少,我不知道藝術家會如何看待這樣一個怪異的現象。

    策展人則是裡外不是人,超級特展的策展人往往是鎂光燈的焦點,而一般特展則是默默無人問,而名為超級特展如果在參觀人數上無法突破(有點可悲超級特展的成功與否竟是取決於參觀人數),這下子又成為眾矢所指,花了大錢卻沒有良好成效,大熊寧可相信,每一個策展人在規劃展覽時,一定是費盡苦心,要把展覽做到最好,偏偏很多策展人不食人間煙火,在推廣教育、廣告宣傳、展示內容上,完全無顧一般觀眾及社會觀感,曲高和寡的結果就是花了大錢沒有得到相對的回饋。

    館方在這個國家經濟不景氣的年代,巴不得可以在財政上多掙一點錢,衍生出許多館所已經賣出了自己的靈魂給民間單位,長年衝刺辦理超級特展,荒廢自己本館固有收藏的研究,更可笑的還為了辦理特展,大刀闊斧的整修,如果館藏文物要是有神有靈,一定會黯然落淚。而館方養了一大群的研究人員,真像是萬能工具箱,從西洋美術到現代藝術到中國古文物,樣樣精通樣樣可行。荒腔走板的演出,令人憂心不久的將來民間若是發現更佳的展示會場,館所的未來又將會如何?

↑ 我沒有說是哪間博物館失去了靈魂,圖中這個展覽結束後他要封館整修兩個月,為的是遠從荷蘭來的畫家作品,再次與民間公司合作的它,哪個監察委員可以去查一查它們家這樣無法無天的搞下去有無怠忽職守啊!

 

      回過頭看看想想,自己的館所也辦理許多超級特展,這些超級特展的背後,為我們館的蒐藏研究上奠定了哪些基礎,亦或是增加了長年到博物館觀眾哪方面的視野?一個展覽的成功要如何制訂評量機制?如果說是參觀品質也許有辦法,但教育有時是無法量化,那該要如何去調查?展覽的成功僅僅取決於推廣教育嗎?品質重不重要嗎?雅俗共賞不重要嗎?博物館人(包括大熊自己)有時候活在博物館的象牙塔久了,常忘了一般大眾要甚麼,後果就是被民間辦展單位牽著鼻子走。

↑  民間公司也非萬能,不管是知名媒體或是委外宣傳的公關公司,觀眾喜歡甚麼如果他們可以猜到,就不需要他們還苦苦找博物館美術館合作,中時辦的的「飆未來」特展標準的就是曲高和寡,要不在中正廟這麼好的地點,怎還會門可羅雀......

 

     那天敗興離開北美館,看著一家子四口人,也因為人潮過多而正想打退堂鼓,看起來像是家中弟弟的又是跺腳又是發脾氣,似乎想進去裡面看毛怪、尼莫那些電影上的主角,最後看著他們手牽著手離開博物館,心想一定是爸爸開出了甚麼更動人的條件,讓這孩子願意改變心意。我把我觀察的結果告訴熊嫂,熊嫂說:「如果這是發生在你家小熊身上怎辦?」

   「那就去游泳吧!」我心想與其在美術館吹著涼涼的冷氣,看著在水裡游著泳的尼莫,不如讓我們就到泳池裡去享受,享受那盛夏尾巴的殘留,讓我在水下一米的地方,思索著如何能夠讓每個人來到館裡,不會望著擁擠的人潮難過的離去。

    

↑ 大眼仔/麥克‧華斯基(Michael Wazowski)是皮克斯裡面我最喜歡的角色,現場他的一比一模型超想把他搬回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熊叔叔 的頭像
大熊叔叔

書蠹齋齋主‧大熊

大熊叔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