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最近兩大展覽,史博館的「新疆絲路展」與中正廟的「安迪‧渥荷展」,兩個展覽前者用樓蘭美女來當作是主打星,後者則是使用安迪‧渥荷對時尚流行的貢獻,看完這兩個展覽其實還蠻失望的。

 

↑ 時報的老東家在經營權易手後,在金融海嘯來襲的此刻, 一口氣辦了兩個大展,付出的權利金恐怕相當高昂!

 

「新疆絲路展」的部分文物很精彩,但整個內容缺乏一個主軸性,也就是展覽所謂的故事性,現場感覺百花齊放、精品盡出,缺乏綠葉陪襯,時代也沒有串連,外加史博館爛到有找的場地,讓看的人很痛苦。

展場中段的樓蘭女與且末寶寶的展示,礙於置放於獨立展示櫃的關係,活生生將地板架高,雖然營造了鳥瞰的環境,卻失去了狹窄展場裡僅存高度的優勢,大熊個頭不過178公分,上了台覺得壓迫感很大,加上無障礙空間的斜坡道,使得這個高起來的參觀台,其實沒有多大空間,偏偏真正的好東西通通在這裡,別的不說光「雲氣紋彩棺」這件文物,曾經被盜墓者鋸成數塊以利運送,後被相關單位給追回來的這件一級文物,竟然就被塞在角角。棺木上頭板與尾板上美麗的花紋,既使加裝了鏡子,依然有死角無法完整看個清楚。場地狹小缺乏座椅的史博館,高台設計的德政,恐怕就是多了提供觀眾可坐在階梯上休息的意外收穫。

 

↑ 展覽藝術其實也要做一些跨界合作,「新疆絲路展」除了現場有假日露天音樂會之外,開幕時還找來魏海敏主演的「樓蘭女」造勢,讓表演藝術與展覽藝術兩者互相幫助增加其曝光度。

 

面版上字數過多,也讓觀眾閱讀起來相當吃力,博物館症候群容易提早發作,也礙於此次織品展品較多,燈光上有Lux的限制,外加展場的主色色調選擇橘色與褐色,不知是否要營造新疆荒漠的感覺,視覺上極易出現疲乏。還好有曾淑芸小姐的解說與何傳坤老師的講解,外加在這個場地待了一天的時間,拉長時間的欣賞,才讓這趟參觀從歷史、展示雙方面深入了解,沒有入寶山空手而返。

↑ 感謝何傳坤老師花了一個下午的時間,跟我們說展覽的優缺點以及考古的歷史點滴,學到很多受益良多~話說學校學分都修完了!實在該要找課程來上為自己充電。

 

「安迪‧渥荷展」的狀況更糟,中正廟一號展廳分為四塊區域,展場先是花了一塊做效果,兩塊辦展覽,最後一塊做紀念品。結果語音導覽選件過密,明明參觀的人不算是多,卻因為語音導覽的關係,場內排人龍。不出意外的現場燈光與展品說明牌,依舊存在著美術展覽的毛病,光線過暗飄散與字體過小。讓我覺的訝異的地方,是牆面上的安迪渥荷生平年表,竟然貼到牆面的轉折處,字體後半部整個成九十度轉折。還有放映室內所播映的安迪渥荷影片,竟然是中文簡體字幕,是沒有錢配中文字幕還是DVD選字幕沒有選擇,看得出來中時沒用心,中正廟也沒發做好監督工作。

↑ 這個突兀的建築就是「安迪‧渥荷」展的ALL IN ONE入口處,有售票、語音導覽機、行動電話導覽機。強烈的粉紅色,倒是不怕人會找不到。

 

整個展覽場讓我唯一欣賞的地方,就是展場用一道粉紅色的線條,從地板延伸到牆面,灰色地板與白色牆面,透過這到粉紅色的線條攀爬轉折,將展場展延成一個平面,搭配安迪普普風的作品,讓展場呈現出不同傳統美術展場的氛圍。可惜燈光沒有能替這個部分加一點分數,另外類似像商展可拆卸的背板,讓畫作掛在上面感覺很廉價。

這次的「安迪‧渥荷展」讓人驚豔的是賣場的商品熱賣(不意外~安迪的東西確實運用在商業上,有獨特的魅力。)以及相關美術教育活動的安排與策劃(與蘇荷兒童美術館合作,開發專業的兒童美術教育課程。)展覽多元面向的連結與開拓,在這不景氣的年代,委由專業行銷團隊與同業合作模式,將風險分散與分層管理,將是未來超級特展的越來越明顯的操作模式。

↑ 一面牆的作品展示,開拓了民眾與展覽間的互動與參與感,搭配專業美術教學。博物館是否該思考要建立一個公開的展出園地,讓每一次的教學研習活動可以讓外界了解。

 

總言之,兩個展都可以更好而沒有更好,兩者知名度都夠高,可惜操作手法上可以再精緻一點,由於是報社媒體出面籌辦策劃,公家單位上的作法都擔心涉入太深,會有圖利廠商之嫌。其實博物館方面應該多出一點力,著墨在民間主辦較無著力之點,例如教育、展示、網路上,透過本身的優勢達到宣傳與行銷的目的。

我又瘋了!胡言亂語~亂評展覽的後果,將來會不會有報應在我身上?善哉~善哉~

↑ 大熊嚇一跳之安迪‧渥荷普普風創作。下列網址可以創造出自己的普普風照片喔!

http://www.bighugelabs.com/flickr/warholizer.php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熊叔叔 的頭像
大熊叔叔

書蠹齋齋主‧大熊

大熊叔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