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結婚典禮那天,大熊的外婆嫌婚宴請在晚上天太黑了,所以要待在家中不想出門(XD外婆你太可愛了!),所以趁著八月初假日有空連休,帶著夫人還有老爸老媽一同前往去看外婆。

    外婆家什麼沒有號稱機車最多,所以每一次回到外婆家,大人喝酒聊天,我就跟舅舅借摩托車四處趴趴走,說到我外婆家,就在那台北縣的瑞芳鎮,騎到基隆、金瓜石、九份或是濱海公路距離都不遠,一下子聞到柏油屋頂的味道,一下聞到海邊漁港的腥味,除了享受騎車兜風樂趣之外,視覺嗅覺感受滿滿。

    這一次回去當然要載著夫人四處晃晃,結果舅舅家中多出一台野狼機車,是的就是俗稱的檔車,而這檔車的主人竟然是我小表妹,真猛啊~女孩子騎野狼,看見檔車這下子我又心癢癢了!當下我回到十八歲,借了鑰匙上了車一路狂奔九份去,開玩笑~騎檔車一定要跑跑山路不是嗎?

    結果野狼機車還真是機車,我不知道我騎的是第幾代野狼,只有四速而且齒輪比實在不協調,在奔馳的路上真的很「笨遲」,加上我記憶中的檔位模式都是國際六檔,面對循環撥檔的操作方式,只覺得很卡加上空檔位置不明顯,十八歲青春記憶的NSR完全在我跨下這台野狼找不到一點回憶,只產生了更多的惆悵。

    是的~我曾經在夢中,夢見我家樓下停著我的NSR,我承認騎到好車或是開到好車、坐到好車就像吸毒一樣令人難以忘懷與自拔,雖然NSR已經離我而去很久了!但是那狂飆的靈魂車影與嘶吼的引擎轉速卻永遠住在我心底。剛好前幾天到台中中友百貨,去看從義大利來的bimota重型機車展,我想對我而言,機車就像是大男孩的玩具,而我就是那個痴痴看著展示櫥窗,買不起玩具的小男孩。

 

● 什麼是NSR?(點我就可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熊叔叔 的頭像
大熊叔叔

書蠹齋齋主‧大熊

大熊叔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