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學校課程結束,無論報告或是期末作業也都繳交完畢,換言之~大熊的寒假正式開始,不過因為工作上開始進入寒假參觀高峰期,其實戰場只不過是從另一端轉到另一頭。

    昨天課程結束,同學邀請何傳坤老師一同吃飯,席間老師說了許多關於博物館發展及個人觀感,在面對急遽全球化與中國的興起,老師非常擔心同學未來的發展。聽完老師這一席話,夜裡回台中的路上,又看到賴聲川老師在破報中的一篇文章,談的也是關於他對這個時代青年的一些期許。生活在台灣這個小島上,有時候不知不覺的生活與觀點就慢慢狹隘了起來。

    何老師說:外語是一種工具,同學需要將外語給訓練好,有了工具做起甚麼事來都方便,更要加強自己的本職學能,爭加自己的競爭力,在面對同文同種的大陸對手,才能立自己於不敗之地。賴老師則是說:有機會就得出去闖一闖。這個時代的青年需要一種內在的力量,外加對於外面的視野不夠廣,缺乏了宏觀的視野,就算我們常常可以接受到外來的文化,但總是無法跳脫出同一種生活模式,或者,即便是出國去玩,也都在一個很小的世界裡,所有台灣人怎麼玩,你就跟著怎麼玩。

    臨睡前細細思索,充實內在實力與涵養厚實創意,自己究竟為自己努力了多少,日常事務的繁瑣外加工作與唸書的兩頭燃燒,伴隨著時光河流的流逝間,在倒影中又學習到了甚麼?這一夜,我忽然輾轉難眠,三十年後我可會有何老師的成就?遠的不提近的說,二十年後我可會有賴老師的成就?遠的不提近的說,十年後我可會有屬於我自己的位置?

   短短一餐飯,寥寥數千字,兩位老師在學期的最終,用自己給了我最好的也最寶貴的一堂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熊叔叔 的頭像
大熊叔叔

書蠹齋齋主‧大熊

大熊叔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