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五月十八日是全球的博物館日,這一天全世界的博物館敞開大門歡迎各位參觀,博物館日推行了好一段的時間,知道這個活動的人也慢慢的多了,博物館努力扮演他的角色,慢慢的也被彰顯出來,可惜~本週的一個政策,讓台灣博物館所有的工作同仁都傷心萬分,也許因該在本週選個一天,定名為「博館殤心日」!
     為何用「殤」字?《說文解字》說道未滿二十歲而亡者稱為殤,或為國捐軀者亦稱為殤。行政院研考會在政府行政人事精簡中,做了一個令人傷心的決議,將教育部下轄歷史、人文、藝術等社教館所轉交文建會主管,留下科教館、科博館、工博館、海生館、海科館等館所,並將三級單位編制降編為四級單位編制,政策一出輿論譁然~台中科博館歷史悠久,參觀人數夠多,又是中部地區重要觀光教育指標,在民意與輿論壓力下,政府目前對於科博館暫維持三級單位編制,其中科博館年資超過二十年倖免於難,其他館所不到二十年紛紛三級不保邁向四級~殤者!傷也~
     何以如此感嘆?身為博物館人看見政府及政策紛紛不看好博物館發展,降編縮員不說政治鬥爭戰火也悄悄蔓延到博物館界,以科博館為例,在民代與台中市副市長壓力下,讓政策急轉彎有如戲劇性發展,讓所有人在短短三天內像洗了個三溫暖,也讓人看見博物館館長領導的風格。科博館如此幸運,那麼~看在其他會被降編的館所眼中,心裡頭又是什麼滋味?看在還在求學中的未來博物館人,台灣博物館政策的飄忽不定,不是按書本及常態可以解釋,更何況在未來踏入職場之中,他們又如何看待這份事業?
     領導人的態度決定高度,在這一次事件中,博物館界的大老黃光男已經離開史博館,我想要是黃館長若還在史博館,誰敢動史博館我等著看...至於漢寶德先生、李家維先生出頭替科博館說話,多少也因為他們的目前地位發聲,引起了人們對這件事的注意,那麼...現在的領導人們你們的聲音到哪去了?
     中國時報的相關報導由韓國棟先生撰稿,韓大哥是我以前中國時報舊識,專跑教育新聞記者。看著他所寫的相關新聞報導,猶如看見他親口對我說事一般,其中他報導最後寫了一句話,「博物館工作敘薪本就不高,加上現在降編後升遷無望,博物館優秀人才恐將引發離職潮。」看著看著眼淚落下,身為一個博物館人,打從二十二歲進入博物館界後立志成為博物館人,從掃地打雜收銀工作,一路從工讀生、接CASE到進入公立博物館真正成為一個博物館人,再辛苦再累我都不怕,呼聞降編這消息又看見韓大哥報導,心也跟著難受真是大嘆不如歸去,寧可斷頭死,不願屈膝降。我非博物館界中優秀人才,僅是基層螺絲釘一枚。倘若連螺絲釘都萌生去念,那真正的優秀人才心中的感慨,多我何倍之多啊?
 
 
 
 
 
後記:
     今晚我回到家中,父母親問起我這消息,父親不改一貫樂觀,安慰我說~「相信我的才華,我是到哪裡都死不了的人。」也對~差點忘了!我大學的打工綽號不就是「文化蟑螂」,打不死的蟑螂~哈哈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熊叔叔 的頭像
大熊叔叔

書蠹齋齋主‧大熊

大熊叔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