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讀到破報的這一篇文章—

白米正義,以及像我們這樣的青年!專訪楊儒門以及作家吳音寧  作者:李靜怡

(參考網址 http://pots.tw/node/2322

    看完後心裡頭卻是說不出的難過,當我們自己再追求整個社會給我們的普世價值時,是否我們關心過這個社會裡其他成員的感受。

    我的父母是藍領勞工階級,還記得小的時候他們總是期許我能多念點書,將來別再從事這種勞動工作,但是當他們撫育我長大出了社會,卻發現進入社會的我,在瞭解了社會後,竟然無力去改善父母生活或工作狀況,眼睜睜看著政府金援邦交~卻忽視長久以來困擾勞動階級的外勞問題、低微工資、工安衛生等問題,社會的公平正義到哪去了?農民出了個「白米客」,伴隨勞工的永遠只有那阿比與阿弟......曾經在寒暑假期間協助父母工作,卻被父親友人調侃,說父親糟蹋大學生要大學生幫他拿工具鑽車底,當下父親要我將沾滿油污的手洗洗,回家休息去,回頭望著父親身影,這工作不僅是養活全家的工作,更是專業與尊嚴的最後一道防線。

    但是在歷史之中注定了這群英雄必定無名,偉大的農工階層辛勤的打拼雖非日進斗金,但面對生命的態度, 社會卻連個公平也不給,中外歷史的左派長期為農工階級出聲,但是政治使人腐化,蘇聯解體後,世界最大共產國家的中國也逐漸走向經濟開放,思想上還是左但動作上已向右。全世界大概僅剩下古巴與北韓還在為「偉大的農工階級」服務吧!

     利用休假期間翻閱了「白米不是炸彈」&「江湖在哪裡」,看著楊儒門與吳音寧的文字,讓我心有戚戚焉,其中有這麼一段話,楊儒門在他騎車環島後,他說:每個單獨去環島的人,都在尋找生命的一種未知,騎出去的時候很迷惘,回來的時候更迷惘。迷惘~也正是我們知道迷惘,不願意將自己困在迷惘中,試圖尋找答案,可惜......答案的結果你我可想而知。

     可悲~農人竊天時地利以利耕種,天地仍存善心不滅,反倒是食其糧者窮追猛打。可嘆~工人出力出汗完成建設,汗未拭淚未乾,外勞排山倒海引進還爆貪污及暴動。試問~我能做什麼?又能改變什麼?看著桌上飯菜,望著高聳大樓,農工朋友這是一個對你們不公的社會,請原諒我們~因為不懂珍惜後遭惡果的必定是我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熊叔叔 的頭像
大熊叔叔

書蠹齋齋主‧大熊

大熊叔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