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在尤拉迴圈裡的城市機車路權

文/吳牧青

小時候我們或多或少都被「一筆劃」的節點遊戲著迷過,或許你對「七橋問題」還有所印象︰十八世紀的普魯士王國康尼斯堡城(Konigsberg)流傳著一個橋樑益智問答,這個沿著普雷格爾河(Pregel)的都市,河中有兩大島,連繫這兩大島與兩岸共有七座橋,如何能設計一次路徑,行經七座橋,而且每一座橋都恰恰好只走一次?而這個遊戲的後遺效應,到大家寫了國小畢業紀念冊時還看得出一點端倪,我們對文字還存有著幾何圖形的想像,一筆劃的步步高昇,一刀流的勿忘我,還是硬湊得蠢的心想事成?

益智遊戲二,在台北騎著機車,有幾座橋不能以90度角轉彎的過程輕鬆穿越它?

二等車種 下賤路權

根據去年底截止的台北市監理處統計資料,登記在台北市的汽車一共73萬輛,機車104萬輛,以設籍台北市的260萬人口換算,平均每2.5人擁有一台機車,每3.56人有一台汽車。在台北可粗分為四種陸上交通公具,火車(電車)、汽車(客運)、機車(自行車)、步輪(行人),運輸學的理想定義是共同平面下弱勢使用者優先,速度快者需優先設計離開共同平面的路線。

然而,我國在宣導路權的敘述下,有著這麼樣說明︰「(1)機車路權:加強取締機車違規駛人行道,建立人車各行其道之路權觀念。(2)汽車路權︰加強取締行人違規穿越車道行為,宣導行人亦無侵犯汽車之通行之權利。(3)行人路權:加強取締行近人行穿越道,不減速慢行、不暫停讓行人優先通行之車輛違規行為,建立『行人優先通行』之基本路權觀念。」火車(捷運)在地下化與高架化幾以完全達成後,退出與其他交通方式的路權競賽平面。行人路權的維持在近幾年才被重視,諸如右轉車輛禮讓平行向直越路口行人,同時也對行人違規做出約制。機車呢?除了持續大規模取締機車行駛人行道,不足以替代停車空間的路邊車位(在大幅推行機車退出騎樓人行道之後)更顯得機車路權乃是在「左有高等車種,右有人道肉身行人」的不侵犯前題下勾勒出機車路權。

機車請乖乖走在主幹道三分之一的路面上,並與優勢車種「共享」他們臨停或變換內外道的權利!

技術高超的機車道

今年三月立委雷倩對於即將通車的中安大橋(連接新店與安坑地區)召開公聽會,經當地居民指出中安大橋轉新店碧潭西岸方向機車道呈現九十度大轉彎之急降坡,車道寬不到兩米,她呼籲當局做好改善再行通車。

如果她也是機車族,定會了解這不是頭一遭。連繫大台北地區淡水河流域的重陽橋、中興橋、華江橋都有這些問題,危險度更甚許多。四年前交通部運輸研究所列出全國十大死傷肇事路段,華江橋機車道名列第六,更是榜上唯一的「純機車道」。困難度最高則首推連接三重蘆洲和士林社子地區的重陽橋,重陽橋造型在台北橋樑數一數二,在台北市這一側,機車道得在50公尺內完成360度大迴旋,堪稱世界奇景。

這下子,你曉得機車駕照路考為何有那U型彎道了嗎?但,那難不成輕型機車就過不了河?

·
有河不可 斜眼上橋

造就這等髮夾彎、水滴式螺旋狀引道的構想,可不是來自水上樂園滑道,倒是在配合環河快速道路的汽車引道,省下一筆工程費的犧牲打!為了躲開一等車種匯入橋面,能省一根橋墩就省一根。

華江橋、重陽橋與中興橋的彎曲機車道路段事故所在多有,離奇小的則讓殘障機車無法壓車抗拒離心離摔倒,大則連人帶車飛出橋外,這些路段也是警察臨檢的幾大寶地、撈業積的好所在。你看不見我在偷看你上不上橋就隨便你。

初至台北的離鄉人若騎機車拿本地圖要過河,你也可能找不到上橋的路。中興橋、華江橋、福和橋、重陽橋都和地圖上的橋頭有所差距,萬華往板橋方向的華江橋機車引道入口離橋面主幹道三百公尺以上,勇奪機車過橋的斜眼王。而由三重走中興橋往台北,也可能不知道下橋後要怎麼走。中興橋與秀朗橋則是兩條最窄的機車橋。

對於那三個世紀前的康尼斯堡城,七橋問題實顯得浪漫愜意。三個世紀後的台北城,就算是天才數學家尤拉(Euler)再世,可能也創不出新的尤拉迴圈定義。噢,我差點忘了他可能不用騎機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熊叔叔 的頭像
大熊叔叔

書蠹齋齋主‧大熊

大熊叔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