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學寄來一篇關於血鑽石的文章,看完後心裡有一點感想,也寫點東西出來跟大家分享,1998年家父在南非經商,家人有幸前往南非旅居近一年的時間,參觀了位於約翰尼斯堡東南方以出產鑽石聞名的慶伯利。
    有興趣的人可以使用Google Earth 這個免費軟體查詢地點,28°44'20.38"S   24°45'30.59"E 可以明顯的看出,整個慶伯利城市就是圍著開採鑽石所形成的“BIG HOLE”而成型。
    從1860年代開始開採至今,主坑部分早已經沒有鑽石,但是在慶伯利附近,還是有一些私人公司或是個人挖掘,不死心的在附近尋找鑽石礦,希望自己一如當年牧童一樣撿到一顆美鑽,開啟了慶伯利舉世知名的鑽石風華。
    這個城市的感覺很類似台灣的九份,雖然慶伯利已經不再開採鑽石了!但是他在鑽石工業上仍是重鎮之一,舉世知名的De Beers-戴比爾斯發源地就是在這個地方,整個城市的規劃有些地方還保留了上個世紀的建築,一些廢棄的礦業工廠,也改建成為博物館或是陳列館,其中最有意思的,就是當年鑽石交易中心,現在已經改成鑽石陳列館,陳列著從“BIG HOLE”所出土的全球知名鑽石,裡頭自然是警衛森嚴,展示櫥櫃玻璃相當厚重,室內幾乎沒有燈,僅靠著展示櫃內的投射燈,打在鑽石上面間接產生出光芒的獨特展示手法。
    慶伯利距離南非第一大成約翰尼斯堡,大約五百五十公里,開車需要花費近五個小時的時間,一般來說觀光客比較少會抵達去參觀,網路上有很多關於慶伯利的資料可查,甚至在岩礦學還有一種與鑽石共生的岩礦也取名叫慶伯利岩。
    至於關於血鑽石,早在1998年參觀之際,當地導遊就已經跟我們講述鑽石背後的可怕,除了血鑽石之外,還有鑽石的獨佔性(De Beers-戴比爾斯的鑽石佔了全球鑽石總量的九成),以及掌控切割技術的猶太人,當一顆鑽石在你眼前之際,其實所需消耗的地球資源,恐怕不是鑽石他所販售的單價可算計的。
    拉拉雜雜的講一堆,其實仔細思索,鑽石的稀少、高單價、不可重複性,其實跟博物館中所收藏的物件,有那麼幾分的類似,蒐藏當然要注意倫理與道德,就誠如血鑽石一般,具有爭議性的物件,當然在蒐藏時要特別去注意。
    不過讓我久久掛念不忘,是一個因為經濟衰退而呈現落寞的城鎮,如何利用他本身的優勢再次復活,慶伯利城市的兩個面向,除了開發之外,還刻意保留了整個城市那段流金風華、紙醉金迷的古老街道城鎮,甚至還保留了電車及多條的就商業街道。看看別人,想想自己,在高鐵通車後,縮短的台灣島,該要怎麼來,又該要怎麼去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熊叔叔 的頭像
大熊叔叔

書蠹齋齋主‧大熊

大熊叔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