憑著腦海裡的一點點映象,記得破報裡寫說大安森林公園有音樂會。台灣世界音樂會,請了好幾個國家的歌手來獻唱。我記得這天是蒙古歌手烏仁那要演出,那幾天是陰雨綿綿,出奇的下午竟然沒雨了!但是這樣的一個驚奇沒多久,因為當我到大安公園時,只看到景淳和台灣的樂團在練習,烏仁那到哪去了!該不會是台北的雨把這位來自蒙古的嬌客給嚇壞了吧!

    嚇壞人的人不是台北的雨是我自己~憑著記憶果然有誤,時間是晚上7點不是下午時間這下好啦!我要去哪裡?突然想起在青田街的蒙藏文化中心,想想沒法子見到蒙古的歌手,看看蒙古的文化也不差吧!愛哭的台北又開始滴滴答答,而此時的我在文化中心內,看著藏傳佛教的法器體會蒙古的草原,外頭的雨是另外一個世界。

    離開蒙藏文化中心,天空的深沈還是不見改善,沿著和平西路頂著雨一路回家我看見了一條是曾相識的街道名~廈門街。

    我是一個閩南人,廈門是一個很熟悉的名字,清明節掃墓看見墓碑上的安溪二字,都一再一再告訴我從哪裡來,後來讀書時唸道,泉州和漳州人的故事,覺得自己的祖籍裡有著這樣多的故事。看見廈門街,雨水滴在臉上,彷彿可以體會先民們渡海來台披荊斬棘的那種感受,是一種希望,因為雨水打在臉上能感受便是一種幸福。

    余光中的詩也有提到廈門街,在那113巷的巷子孕育出多少的文學作品,姚一葦先生也住過廈門街,在那國府遷台年代中白天是銀行辦事員,晚上便是閱讀戲劇文學的時間,姚老師還廈門大學銀行系畢業,有蒙古血統的席慕容,幼時也是廈門街的住客之一,想不到這一條在我眼前短短不起眼的街巷,是有這麼多人駐足的地方。

    這裡靠近中正橋,早年這一帶被人通稱為“螢橋”,原因是為中正橋的前身是一座木板橋,每當夏天入夜後,這橋便是被螢火蟲佔據,橋發出了光,這就是“螢橋”一詞的來源了!可惜昔日光景是難再見了!

    我閃過了紅綠燈的攔截,一遛的跑進去廈門街的街道上,雨沒有停止,送進我目光的便是這一台又一台的電視機。廈門街和一般台北的小街巷一樣,在這裡你可以看見你所可以想像的東西,只不過這裡的數量多上許多。因為這裡多數的店家所從事的是二手家具的經營買賣。

    很難想像若非你親眼目睹,整條街可以說已經是電氣街了!在這裡有你想的到的家電用品都可以找的到。眼花撩亂,目不暇給。放慢我自己的車速看著這兩旁的店家,雨的朦朧帶給我一種奇特的感受。像是一種魔法施在這條街上,所有的東西都在這裡找到了新的生命,那老老的電視來到這也恢復了他的昔日光彩。魔法~一種現代人無法瞭解的魔法,悄悄的離開了現代人的心來到了這個小街道上。魔法的咒語叫做珍惜~

    有一種奇怪的感覺上了我心頭,像是重拾小時候的回憶,老老的電視機上演過科學小飛俠,太空突擊隊,小甜甜。黃黃的媽媽樂雙桶洗衣機,依稀可以看見年輕的母親把剛剛洗好的衣服吃力從洗衣槽移過去脫水槽。冷氣機~想起炎熱的夜晚貪圖冷氣硬是要和父母睡在一起。童年的回憶在這裡一一的浮現。那些已經不再是引領風騷的機型,所代表的是我們年紀的成長,青春的逝去。這條短短的廈門街一下子來了這麼多的感覺,是我沒想過的,雨水不停的從手心滑過就像是歲月滑過心房。

    那個年代,那個生活,姚一葦老師的研究,余光中的詩,席慕容幼時身影。好像停留在這一條短短的廈門街上,而我的到來和造訪就像是當年為追求余光中四個花樣年華女兒的廣東假想敵,是這樣的突兀和突然。

    廈門街啊!廈門街~勾起我無限懷念的童年時光,也告訴我要努力要上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熊叔叔 的頭像
大熊叔叔

書蠹齋齋主‧大熊

大熊叔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