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差一點就在博物館裡鞠躬盡瘁,演出我個人最後告別秀!到底發生什麼事?請聽我娓娓道來……

        本人大熊我體質特殊,亦或說小時候媽媽教的好,早起床後一定會去找「馬桶先生」報到並且解放,大約在十點左右會再進行第二次解放,一天就這麼兩次,每天都是神清氣爽,快樂的不得了!

       話說今天時間快接近十點時,大熊的肚子又隱隱發出訊號,看一下時間九點五十分左右,我心中正盤算著帶著解說用的工具袋(裡頭有解說要用的麥克風、雷射筆、圖卡、教具等小東西),來個二次解放後直奔現場做十點的定點解說,一切就緒準備出發時,突然電話響起,原來同仁要我幫忙帶他的麥克風到樓下去給他,沒想到惡夢就從這個地方開始

      這寒假一到,博物館裡是人山人海,將麥克風交給同仁後,下一步就是我要去解放,看一下時間還有一點點,基本上改採「速戰速決」模式,我相信本人的身體條件,在解放這檔事的時間上,我有十足的把握,把解說用的工具袋丟在展覽入口處,交代工讀同學幫我看一下,如果有人問起定時解說活動,就請他們稍後馬上就開始,緊接著迅速的往廁所移動,誰知廁所竟然人滿為患,還好馬上就有人出來,我也等不及臭味散去,隨即進入是的~這是一個坐式馬桶,蹲式有人在用,隱約我還可以感受到前一個人的屁股體溫(靠~怎麼會這樣!),時間已經分秒逼近,容不得我在裡頭低吟埋怨,吸一口氣丹田集中,決定改採「中途島戰術」,解放急的一半,另一半等解說完再說吧!

      回到展覽場正巧十點,打開我的解說用的工具袋,準備開講卻發現,我的麥克風他不見了!原來前一天教育訓練,我把他從解說用的工具袋裡拿了出來,我這下 囧rz 了!耳邊聽見有觀眾說道:「牌子上面不是寫十點嗎?現在已經十點五分了,怎麼還沒有要開始?」(現在的觀眾極其兇殘...好可怕!)難道~我的人生就要在這個地方,劃下休止符了嗎?還好想起服務台備有舊式的麥克風,於是我就走過去將它借出來使用(抱歉!我沒有辦法快,你知道要是走的快就容易),慌慌張張開始解說的工作,在解說的時間裡,我不時可以感受到我肚子的悲鳴、攪動、翻滾,我依舊表現如常,觀眾被我逗著笑哈哈,但我的靈魂在顫抖!

      五十分鐘後解說完畢,正當我準備繼續我一小時前未完成的後半段解放之旅,可愛的觀眾攔住了我,說要問我問題。而我內心深處發出了OS的聲音:靠~又有什麼問題?急急忙忙回答完了之後,直奔博物館行政區的廁所(我不想再感受別人的體溫了!),完成了一小時前該要完成的工作。

    博物館人潮依舊,我卻經歷了一場身心的煎熬,差一點褲底一包鞠躬盡瘁!如果我真的出了意外,請不要替我難過,畢竟……人生自古誰無屎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熊叔叔 的頭像
大熊叔叔

書蠹齋齋主‧大熊

大熊叔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