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館是物的世界,而真正了解物件魅力的,恐怕也只有curators
他們就像是照料動物的飼養員。
當博物館展出的文物被認為死氣沉沉、無聊、看不懂的同時,
也只有curators能夠傳遞出文物其實多麼有趣的訊息。
而當現實情況要求curators要走到幕前擔負起教育的責任時,
是否也曾聽到不少「這不是我的工作」的推辭呢?
以前曾是用來展示炫耀征服大自然成果的珍奇室,
博物館如今也走到視環境教育為己責的時代,
但是單單展示死氣沉沉的生態造景與Stuffed Animals,就夠了嗎?
難道博物館只能做到這些嗎?
我希望博物館有更多的可能,我期許自己能付出更多「可以做的」。

 

這一段感人的文字不是大熊寫的,是研究所同學挹芬在讀完《愛與幸福的動物園來看旭山動物園奇蹟》書後,寫在BLOG心得文章最終的一段話,看完後大熊留下:「看完你的文章...我體內的博物館小宇宙又開始燃燒了!」留言後到現在整整一個月的時間,大熊真的很想用鍾欣桐(阿嬌)開記者會說的那句名言:「我承認以前是好天真和好傻!」

最近大熊的工作士氣很差,我要學櫻桃小丸子的爺爺櫻 有藏排解舒壓的方式做首「心の俳句」:

 

解說本主業,外務來磨練,

                  專業不熟練,知識難下嚥,

展覽陸續開,外務接著來,

                  不禁唉唉唉,事多如塵埃。

活動趕緊做,教案接著動,

                  若是觀眾問,就說正在弄,

長官聲聲催,進度緊緊追,

                  他在後面推,大家都很衰。

做好會記功,做爛被圍攻,

                  我怕人家兇,只好向前衝,

到處去借書,也有影片租,

                  看到眼睛凸,實在想認輸。

執筆搔破頭,想法書中偷,

                  胸無半點墨,下筆千斤重,

不想來落單,同仁一起擔,

                  結果不簡單,誰也不買單。
我該怎麼辦,祈求老天愛,

                  連夜挑燈戰,進度才一半,

愛妻聲聲喚,催夫上床快,

                  擔憂夫爆肝,真怕身體壞。

轉眼東方白,腦筋仍空白,

                  視野茫茫白,臉色更蒼白,

東邊服務台,西邊要接團,

                  無奈真無奈,不停在流汗。

截稿日迫近,歡天又喜地,

                  會有此反應,精神快得病,

標準實在高,思緒陷泥沼,

                  教案寫的糟,工作真的操。

有人要出國,微笑點點頭,

                  工作多包容,我真不想活,

又有人出聲,天馬又行空,

                  創意點子生,教案胡亂吹。

我本善良人,卻被善良誤,

                  實本善無罪,有罪是良人,

好想說句話,瞭表心中憾,

                  我咧幹幹幹,我是個混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熊叔叔 的頭像
大熊叔叔

書蠹齋齋主‧大熊

大熊叔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