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著桌上的車票票根,這一個禮拜的生活,不停的在奔波漂移。
    有人問我,這是為了什麼?是為了自己的理想,異地任職一年的時間轉眼就已經到來,該是要仔細思考屬於自己的方向。望著同一片天空,踩著同一塊土地,面對未來得發展,自己千萬不可被眼前所見給蒙蔽。
    時空的錯亂,人事的交恍,有時會覺得自己像是作夢一般,也許雙魚座的宿命就該沈淪在虛實之間,才得以麻醉了自己的靈魂,眼不見這世俗的紛擾。夕陽末~牽著愛犬散佈在堤防邊,下一秒可能跳上了奔馳在國道上的客運,距離把時間切割,愛因斯坦的理論,漸漸的我能開始明瞭他的意思。
    梵谷在法國南部阿爾(AL)靜養疾病,受到當地居民的不歡迎,當高更離開後到梵谷自殺,梵谷的弟弟迪奧從巴黎搭火車去探梵谷,每當梵谷有問題,迪奧就從巴黎出發到阿爾。迪奧拋不開的是他的兄弟,更放不下的是在巴黎的事業與家庭。這個世界當大家在敬仰歌頌梵谷時,不知道是否有人注意到了迪奧的心情。時間不停向前進,我們離他們越遠,越是覺得貼近他們。當自己的生活被事業與家庭分割,有時候未能兩者兼顧,深怕自己就落入了前人的錯誤之中。
   票根不會減少,只能期望有那麼一天可以讓他回到正常,甚至是趨近於零吧!
 
記於 瘋狂十月 單週來回三次台北-台中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熊叔叔 的頭像
大熊叔叔

書蠹齋齋主‧大熊

大熊叔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