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京劇大師梅蘭芳之子梅葆玖先生來台,為魏海敏老師的演出站台,當電視記者訪問他,魏海敏老師演出的劇碼是否有請教過梅先生?只見梅葆玖先生說,魏海敏演的都是傳統老戲,傳統就是經典,經典是亙古不變的,就像京劇一樣他會一直流傳下去也永遠不會消失。

當日匆匆新聞看過,並未留下太多印象,只是那句「傳統就是經典,經典是亙古不變的。」給我了極深的印象,不過資質駑鈍的我,一時間無法參透,只是覺得這句話頗有意思。

這幾天聽了幾首新歌,聽到幾首關於王寶釧的歌曲,包括蘇通達、蕭閎仁、徐佳瑩等人的作品,歌曲中運用歌仔戲七字調元素融入,聽完後的一瞬間,又想起了梅葆玖先生的那句話,的確流行音樂中若加入了傳統,是會勾起一些讓人回憶故事。

想想看相府千金王寶釧,為了薛平貴與父母斷絕關係,薛平貴又離家入伍征戰,仕途不順不說還遭陷害,離家十八年獨留王寶釧苦守寒窯,而薛平貴戰敗被俘,成了西遼代戰公主附馬,最後薛平貴收到王寶釧血書,獨走三關返回寒窯相會,此時又遭奸人陷害,幸好代戰公主率兵解圍,總算是一家團圓。但是喜劇的收場卻是王寶釧要面對多一個人分享她丈夫。

這跟早年老兵每每看到京劇「四郎探母」,就會跟著哼眼淚跟著流,因為劇中的楊延輝征戰被俘,成了鐵鏡公主的附馬爺,思母心切之下被公主識破心思,公主夜盜令箭助楊延輝出關面母,天亮前楊延輝依約返遼,卻遭太后識破需依律問斬,後得公主求情才得免一死。想想這跟老兵一生的漂泊,始終回不了家鄉落葉歸根的感覺,真是頗有雷同之處。

男人如此,女人也是。以前有錢人家的太太特愛王寶釧,洗衣、曬衣、煮飯、閒暇之餘,都會口哼個幾句,大概是老公在外邊有小老婆,感覺自己像是王寶釧。有時老公聽到「苦守寒窯十八年」而大發雷霆的生氣,太太們會輕描淡寫的說他唱的是王寶釧。那種獨走三關衝回家的傻勁,即使娶了代戰公主,現在的王寶釧們還是願意張開雙臂歡迎著他們的薛平貴回家。

傳統就是經典,當我聽見哪戲臺上的鑼鼓響起,回頭望再向前看,原來經過千百年的輪轉,時空環境不停變化,人的心思還是依舊,依舊是戀戀不忘那些在紅塵之中的愛與恨、情與愁。

 

《四郎探母》

鐵鏡公主:你那裡休得要巧言改辯,你要見高堂母我不阻攔。

楊延輝:公主雖然不阻攔,無有令箭怎過關?

鐵鏡公主:有心贈你金鎞箭,怕你一去就不回還。

楊延輝:公主贈我金鎞箭,見母一面即刻還。

鐵鏡公主:宋營離此路途遠,一夜之間你怎能回還?

楊延輝:宋營雖然路途遠,快馬加鞭我一夜還。

鐵鏡公主:適纔叫咱盟誓願,你對蒼天就表一番。

楊延輝:哦!公主叫我盟誓願,將身跪在地平川。我若探母不迴轉……

鐵鏡公主:怎麼樣啊?

楊延輝:罷……!黃沙蓋臉屍骨不全。

 

《薛平貴與王寶釧》

我身騎白馬走三關,
改換素衣回中原,
放下西涼無人管,
一心只想王寶釧,
想阮三姊王寶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熊叔叔 的頭像
大熊叔叔

書蠹齋齋主‧大熊

大熊叔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