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學校我不陌生,打從我大學時代到這裡看戲或是訪友,就被這裡的美麗風光深深的吸引住,曾經跟很多同學都說好我們要一起讀這所學校,但是一畢了業入了社會,才會知道當初一起夢想的目標,現在只剩下我一個人。
 
     說好我考藝術行政管理所,你考戲劇研究所。將來一定是絕妙搭檔,不過,我改念了博物館研究所,而你再也沒聽你說起過,考試那天望著因天氣而灰茫茫的關渡平原,冷風一吹心裡頭百感交集。
 
     去年以些微之差飲恨落敗,在這一年間我不願意服輸,在研究所這條路上我是成功了,但是相對的我也失去了對我重要的,在北台灣之間的飄移,何時才會結束?現在連我自己也越來越不清楚了......
 
     這個學校的錄取,對我對你都是一個交代,我沒有食言,我說過的我一定努力做到,我不聰明所以只能靠著一股不認輸的傻勁,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我來了!我要從這裡看見關渡平原,越過淡水河看到蘆洲,用101大樓來標定你的方位。
 
     那個你~就是老王~別說我報名沒告訴你啊!你何時要請我吃飯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熊叔叔 的頭像
大熊叔叔

書蠹齋齋主‧大熊

大熊叔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