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生代的恐龍對學齡兒童來說,是一種難以言喻的魔力,書上曾經分析過有三種展覽不會退流行就是「埃及、恐龍、印象派」,書上說的是九零年代的博館展覽三寶,當然十幾年後再回過頭來看,其實這三寶基本上還是票房保證,只是近年來過渡商業化的包裝與行銷,打壞了三寶原本吸引大眾的目光,轉變成為是純商業的行銷手法。

    三寶的展覽分別有嚴格的限制,埃及的木乃夷與死後的世界,多少受到中國忌諱談死的觀念,加上文物的保存、包裝、保險、展示及借展費用等,主客觀環境影響,想要辦展覽還要看有沒有單位願意借,另外近年來國際間追討因戰爭、動亂時所遺失的文物,要求文物回國的聲浪不斷之下,就算家中有寶物也不敢外借,因此埃及展在台灣要見到他不是那麼簡單。而印象派的畫作,則是借展費與保險費屢創新高,可以說是近年特展商業化的最佳代表,從早期的黃金印象到現在的梵谷展,傳媒的力量可以說是無孔不入。

卡特當年在埃及國王谷發現圖坦卡門的棺木照片,埃及的迷人在他的考古、傳奇、永恆與神秘,加上無邊的沙漠與特殊的人文環境,也難怪有人說喝過尼羅河的水必定會重返埃及,難道展覽也有一樣的魔力嗎?

 

    而恐龍的部分可以說是三寶當中門檻最低的,首先化石在包裝與運輸上需要花較多的費用,雖然佈展時的組裝也需要花費較多的人力,但是相較借展費與保險費,這些費用就不算太高。恐龍展覽中化石複製的展品通常不少,主要原因是化石幾乎都在出土時,就製作石膏模型或是玻纖模型,原件標本就留在研究室,出來跑天下就用模型替代,化石加上科學想像復原圖再加上複製的標本,恐龍展的成本相對是比較低廉的。

中生代橫跨一億八千萬年,其中又分為三疊紀、侏羅紀、白堊紀,台銀展示館把中生代爬行動物匯聚一堂,觀眾可知道誰先出現誰後滅絕?以時間做為展示主軸的自然史廳,就在這個中生代大廳裡,先是出現時空的跳躍,挑高的大廳上竟然同時吊掛有滄龍、蛇頸龍與鯨的骨架並置,沒人說明有誰會知道兩者之間的關係或是沒有關係?

 

    在台灣要看恐龍,就只有台中的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才有,因為該館的研究單位就有古生物學門,以專門研究古生物化石為主要業務,自然展示的部分就會有恐龍。現在台北的國立台灣博物館新開幕的土銀展示館,就以地球自然史為展示主軸,在土銀展示大廳內擺放中生代的生物群,當然也包括了恐龍、翼龍與水中的爬行動物群。不甘寂寞的中正紀念堂則是辦了「世界恐龍大展」,借至日本林原自然科學博物館,更不甘寂寞的是新光三越辦了「發現侏羅紀」,借至四川的自貢恐龍博物館,這下台北可熱鬧了!三堆恐龍大亂鬥。

 

知彼知己百戰百勝,百貨公司辦展覽主要是學習日本的百貨公司經營,大熊在京都車站的伊勢丹百貨公司,就展示法國畫家Jean Pierre Cassigneul的作品,新光三越在恐龍展的DM上的設計色彩與亮度,確實讓人眼睛一亮,很容易在DM群之中跳出來,讓人不注意也難。

 

    簡單來分析一下三個展覽的C/P值以及可看之處,還有從行銷手法上有哪些值得博物館從業者學習。從門票的部分來看,台博館最便宜僅需要二十元,中正廟與新光三越的展都要兩百元,當然台博館的都是複製品,中正廟與新光三越都真假都有。台博館的展示比較有脈絡,從自然史的整個演化發展做為基底,中生代前的古生代與之後的新生代,台博館都有詳盡的介紹。而中正廟的「世界恐龍大展」主要來至日本林原自然科學博物館,這是一個私人收藏的博物館,展覽除了搭配該館原有收藏之外,外加機械恐龍設備,賣點是在呈現恐龍的多種類展示。而新光三越的「發現侏羅紀」則是以四川自貢出土的恐龍群做展覽主軸,賣點在特暴龍類的和平永川龍、劍龍類的太白華陽龍,一堆你我熟悉卻冠上中國名稱的恐龍,這個亞洲最大的恐龍遺址博物館,呈現出亞洲板塊上中生代時期的恐龍群聚生活。

台博本館的《太陽之子—當神話傳說與上排灣族》結合多媒體與影像聲音,以及標本物件,構築出排灣族的文化特色,可惜場地不佳但無損展覽的內容,是一個值得一看的展覽,唯一的缺點恐怕就是參觀人要是太多,說故事的放音機器會多少受到點影響,感謝一分同學推薦的好展覽。

 

    其實三個展覽都有缺點,做為一個常設展的台博館展示,缺乏強而有力的後援研究平台,現場所看到的有很多的資料是來至台中科博館的資料,而據悉在後面操刀的正式石尚化石博物館,眼尖的人就不難發現在土銀展示館的販賣部是由石尚得標,畢竟台博館的複製化石大概也是跟他們採購的。中正廟的更弱,電動恐龍的展示招數,基本上已經用了N百次了,他所帶來的效應大概是在《侏羅紀公園》後的時間,現在已經完全淪為娛樂性的工具,而這個展覽的主軸用一個考古學家的工作做為串連,是參觀過後同仁認為最有意思的地方。而「發現侏羅紀」則是需要思考,當標本離開在發現遺址上興建的博物館後,標本本身的被詮釋是否再失去空間環境後變得不同?

    北台灣真的缺乏恐龍展示嗎?三群恐龍大亂鬥,外加中正廟的達文西(2000年已經展覽過的內容,只不過加了個蒙娜麗紗的體檢報告,此展覽看的出來聯合報系有人眼紅金傳媒)、故宮的大遼展(中時取什麼《黃金旺族》的展覽爛名稱,就因為中時變成旺旺集團了嗎?好個拍馬屁),史博的梵谷展(金傳媒要賺錢就靠今年這一檔票價最貴內容差強人意的展覽了),北美的蔡國強(館所出賣靈魂給誠品畫廊,票價與展覽品數量不成比例的展,動員北市公務員衝人次的展覽)我看是北台灣的展覽多到已經讓人眼花撩亂的時候,觀眾要是不知道自己要什麼,也許就會陷入媒體塑造的潮流之中。

對一般觀眾而言,尤其是家中有幼兒者,台博館土銀展示館便宜又大碗的恐龍展示,是可以帶孩子去走走看看,不過對於專業博物館人來說,這麼好的環境佔盡地利之便,坐擁台北市高價地段,做出這樣的展示確實差強人意,無法感動人心,無法突顯出該館的館藏與研究價值,更進一步影響到教育上的推廣與延續。

創作者介紹

書蠹齋齋主‧大熊

大熊叔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榮芸
  • 很喜歡看看別人的生活故事,謝謝您的分享哦~~<br />---<br /> <a href="http://lailaiktv.info" rel="nofollow">http://lailaiktv.info</a> | <a href="http://kunyigreenhouse.info" rel="nofollow">http://kunyigreenhouse.info</a> | <a href="http://kaotda.info" rel="nofollow">http://kaotda.info</a> | <a href="http://jyetai.info" rel="nofollow">http://jyetai.info</a> | <a href="http://jiaqingbus.info" rel="nofollow">http://jiaqingbus.info</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