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大熊小時候開始,你一直就是正義的象徵,一個不願意向命運低頭,反對不合理制度的先鋒者,專替弱勢民眾發聲。一樣的赤貧底層成長環境,讓大熊覺得只要努力,這個社會給你機會,也不要忘記自我對這個社會該有的責任。在市議員與立委的年代,大熊一家幾乎全部支持你,到了市長選舉,舉家搬遷至台北縣,沒有投票權我們一樣挺你,你的市政表現我們覺得滿意,你的落選夜裡的那句話:「對執政團隊的無情是偉大城市進步的象徵。」讓我們的心裡,對你是滿滿的虧欠。

    你放下身段開始從新學習,夾著超人氣與對手的分裂,贏得了國家領導人的位置,完成了首次的政黨輪替,為政權的和平轉移立下典範。大熊那年把票給了你,期待你的領導能帶我們走出新世界,但是這卻是一個失望的開始。你說新手上路需要一段時間我們願意等,你說雖然執政但是立院還是在野我們繼續挺你,多變的外交政策與兩岸關係,模糊的經濟策略與貿易推動,讓大熊陷入了五里迷霧之中,難道這是我希望的公平與正義真相嗎?亦或是這是邁向清廉與腐敗說再見的必要之痛?

    我確實是不明白,很快的第二次選舉又來到,你說再給你一次四年。卻發生了「兩顆子彈」的事件,選舉當天我投下廢票,一是你的狡詐讓人不寒而慄,二是另一組候選人的應變態度讓人憂心。幸運的你又再次當選,並再次要臺灣人民相信你,未來四年臺灣一定可以越來越好,結果國家又空轉四年。所有不可思議的事情全發生在你身上,弊案一大堆多到讓人覺得失望,徹底的失望。紅衫軍起義時,我捐了一百,除了表達我的不滿,這一百元也是自我的一種救贖,你仍然不倒,沒有人可以動搖倒你,於是乎我想起你對拉法葉艦弊案時,你說過的那句話:「不惜動搖國本,也要查辦下去。」動搖二字,其實不存在這個社會。

    意外的一封來至瑞士的信函,讓你面臨了一生中最大的危機,我難過的是你的同黨同志,當她們奔走基層,一百一千的辛苦募款,卻萬萬沒有想到,身為同黨同志的你,竟然坐擁金山,更讓我生氣的是你把所有的事件,歸咎你的妻子隱匿不報,沒有告訴你這所有的資金來源與去向。有可能嗎?三歲的孩子都知道,二千一百萬美金是多大的一個天文數字。你的週遭親信與同黨同志先後涉入弊案,緊接著女婿與親家也涉入弊案,你自己現在也陷入其中,而你的兒子滯留海外,你的女兒在眾人面前大演失心瘋,人生如果早知如此,你會不會後悔?

    當我看見你的兒子大學考試試場有冷氣,考預官增額錄取,開著積架名車去當兵,娶得美嬌娘,空軍一號當禮車,到美國留學唸書。我就想起我大學考了兩次落榜,當兵活生生被操了兩年,退伍後半工半讀完成大學,告訴老爸想出國唸書,第二天一早五點父親出門工作,母親告訴我:「你爸昨夜睡不著,說兒子想出國唸書,我要是不拼一點,怎麼送他出去。」我告訴我自己,出國夢暫時放一邊,唸書就留在國內好了。今年我結婚才知道,維持一個家所有的收入,一分一毫都要精打細算,連要渡個蜜月都要存錢,拖了三個月如今才能成行。搞了半天,我才是最愛台灣的人。

    夜深了!我要就寢了,看見你已經從昔日「有夢最美,希望相隨」變成「贛林老木,龜卵芭火」了,希望你今晚仍好眠,陳先生~晚安!

 

大熊叔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