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文章之前:這一篇參觀心得其實早就該寫了!因為在參觀的同時,就答應了劉老的大公子劉怡孫先生,回家後要寫一篇參觀心得PO在自己的部落格上,無奈近日工作庶務困擾,外加內子懷孕等諸多因素,遲遲未能動筆。每日上班經過展覽地點台中市役所,看著高掛的展覽時間帆布,再看看自己手錶的日期,十二月中就要結束的展覽,十月底參觀至今都快要一個月了,大熊啊!大熊你再不寫等展覽結束後,寫了心得又有什麼意義?提早了一個小時下班再訪展覽,讓我訝異的是劉怡孫先生仍在現場為自己父親的展覽,擔任拍照、解說、服務等工作,還有科博館的義工朋友也在現場協助幫忙,得到主辦單位的允許得以在現場攝影,當初許下的承諾就該是要做到,以下文章介紹目前正在台中市役所展出的「劉其偉百歲誕辰紀念特展」。

 P1180168.JPG  

劉老的中文簽名用橫式的注音符號拼出名字,果真是「老頑童」!想想你用注音寫名字的時間,似乎是小學生低年級的時候,其實這種獨到的簽名,也只有台灣人才會使用不是嗎?

說起劉其偉,大家的腦海都會出現許多的影像,包括劉老的人、繪畫作品或是他在報章媒體雜誌上那一身卡其制服的形象,這都是劉老也就是他迷人的地方,從工程到藝術到自然生態與人類學領域,他那悠遊自在的身影,叫人羨慕也叫人嫉妒,這一次的展覽內容就從劉老多個面向切入,從照片、藝術創作、日常用品還有相關的獎狀獎章多元風貌的呈現,讓未能與他接觸的後人,透過這些昔日劉老的物品去瞭解這樣一個被人稱之為「老頑童」的有趣人物。

P1180101.JPG  

熱情的劉老長公子劉怡孫先生就在展覽場服務,偷偷詢問了在現場的志工朋友,劉老的長公子每天一早就來,每天都是最後一個才離開,看著老先生熱情的與我相擁拍照,真的是十分感動。

 

看劉老的藝術作品對大熊來說並不是第一次接觸,但是無論觀賞過幾次,始終有一個不變的感覺,就是劉老對於動物的觀察反映在作品上的特色,劉老以動物做為創作主角,肯定花了長時間的觀察與研究,簡單的幾筆迅速勾勒出動物的神情,在色彩部分劉老卻擺脫了上帝賦予這些動物的美麗外表,運用了減筆與減色的方式做處理,而且描繪的動物不管在陽光炙熱的非洲長頸鹿,或是在台灣山林裡奔走的台灣黑熊,都用了冷色調的藍或是髒色(水彩盤上所有顏色加在一起後的顏色),起初不明白為何會這樣處理,但隨著瞭解劉老的成長歷程以及最後熱愛山林原野的原因後,似乎不難理解為何這些動物都被上上了「憂鬱的顏色」,劉老擔心美麗的山林原野就在人類不愛護的情況之下,動物們都罹患了「憂鬱症」。宋代文人師法自然,在處世心境與藝術文學創作上,探索觸角延展到山林水景,透過大自然的變化與四季的變換去悟出人世的無常與人生的短暫。蘇東坡的《赤壁賦》正是最經典的代表,某個角度看劉老的作品也有仿效宋人之意,透過描繪動物來反映創作者的心境與擔心環境的變化,頗有范文正公「先天下之憂而憂」的性格。確實也是身為一個藝術創作者如能洞察人性,在創作上必能「直指人心見性成佛」。

P1180139.jpg  

這是展覽現場的作品《水牛》,其實牛隻常常在泥地打滾避免寄生蟲叮咬,所以運用了水彩的髒色最能表現出牛的顏色,簡單的線條勾勒出牛的體態,再用畫筆幾道顏色運用深淺表現出前後,簡簡單單其實不管是人或動物不就像這幅畫一般,就是簡簡單單就好了?

 

    同仁撰寫過一個關於劉老的教案,還記得開場白是這樣寫的:「他既是一個工程師、藝術家、還是一個人類學家,他是誰?就劉其偉劉爺爺,讓我們用掌聲來歡迎他。」在參觀這個展覽的時候,腦海裡突然冒出了這麼一句,主要是看到櫃子裡的《工廠管理概要》一書上寫著劉其偉編著,才有這樣的反應聯想。工廠管理概要實在很難跟劉老的感覺連在一起,尤其是隔著沒幾個櫃子裡,放著是國家公園的義工背心與制服。工廠即是一個大量生產的地方,現代社會的工廠生產在規格化下,勞工只要反覆重複生產動作即可,龐大的機械運作,加上不斷重複相同動作的勞工,實在很難跟遨遊於國家公園裡的劉老連結在一起,尤其是在阿里山車站,劉老斜躺在月台上跟著阿丁的照片,加上那一排文字註記「劉老現職是玉山國家公園森林警察,每季要到水里一次。他現在太老,爬不上玉山,只好回到阿里山車站,找老友阿丁替他服務。」哪種悠閒與自嘲,恰恰與嚴謹管理與工安維護的形象,成了極大的反差。生命能量與經驗是慢慢累積,如果沒有那工程師的嚴謹訓練,便不會有後來藝術家的浪漫,如果沒有田獵山林又如何深切感受自然的力量。在展覽場裡,你隨時可以看見,是劉老專注在一件事情上的努力與執著,無論是他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不管是工程師、藝術家、還是一個人類學家。

P1180136.JPG  

P1180172.JPG  

展覽場有許多劉老不同身份的不同作品,包括擔任工程師的相關工業管理等著作,成為一個人類學家的考察紀錄與調查報告,身為一個藝術家的創作作品之外,最感人的還是那一件又一件的卡其制服,袖子上的背章象徵了榮譽也肩負起勇於負責的態度與觀念。

    展覽的內容除了大眾較為所知的劉老動物創作之外,還包括了到台灣原民部落以及遠赴海外進行人類學探索的工作,進行這麼一趟旅程對劉老來說是一件極具挑戰的事,劉老曾經說過,他年輕的時候想去卻是找不有人願意贊助,等到老了去不了了,確有人自動提供機會讓他出國踏查。劉老還是踏上了旅程,並且回國後將相關蒐集到的文物捐贈給博物館與美術館。這種無私的精神在展覽場的多媒體放映室內,就有著劉老生前的訪問影片播放,但是很可惜似乎沒有太多人知道,影片中劉老的一句話讓我印象深刻,他說:「社會要求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能為整個社會盡一份心」為社會貢獻服務,並不是單單從他捐贈給博物館的事看得出來,展覽場內一件又一件各個國家公園的警察或義工制服,說明了劉老的始終如一的性格。

P1180140.JPG 

必須坦白說這支紀錄片的放映室在展覽場的末端,如果一般觀眾沒有注意實在是很容易錯過,加上燈光真的暗了點,恐怕會讓許多女性感到不安,不過內容上真的把劉老的想法看法清楚的表達。

    每一次想到劉老藝術創作就讓我想起了西方的畢卡索,有許多的相關叢書也提到了這一點,主要是這兩位中外藝術創作者都透過民族學與人類學的方式,探索藝術的根本,學習如何反璞歸真,筆觸中帶著童真,學著像個孩子作畫,運用最簡單的方式傳達最直接的訴求,直到雞皮鶴髮仍不停的探求。想起劉老又讓我想起藝術家高更,當年他拋開法國巴黎文明社會,遠到南太平洋大溪地,融入當地生活後,透過筆觸畫出原始人性與現代社會的矛盾與無奈。劉老在新幾內亞的踏查,拜巫師習巫術入境隨俗,雖不像高更就此長居異鄉,卻把在異鄉看見的情懷用畫作創作將他們帶回。高更是自我逃避隱世,生後留下畫作讓人從中玩味探索。劉老是入世渡紅塵,人活在當下就在當下要眾生解離出迷。這種羅漢性格在現在的社會裡,有多少人有著像劉老這樣身份位子,卻能做到像劉老這樣的捨己為人?

P1180130.jpg  

展覽場內劉老的作品《向畢卡索致敬》,畢卡索是西班牙人,西班牙最有名的就是鬥牛,畢卡索有許多的作品就是以公牛當作創作題材,甚至畢卡索也表示自己就像是一頭公牛一般熱情澎湃精力旺盛。不知道有沒有認錯,印象中畢卡索有公牛塑像的作品,劉老的這一幅畫十分類似畢卡索雕塑作品,也許透過臨摹來向畢卡索致意吧!

    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劉老雖然離我們遠去,但他留下了很好的典範,值得我們去學習,更值得我們去思索,在現在地球自然物種消失與極端氣候影響,劉老的先知卓見,更是叫我們打從心底欽佩。誠心推薦「劉其偉百歲誕辰紀念特展」。

P1180173.JPG  

P1180176.JPG  

展覽地點在台中市役所,不過負責管理的台中市文化局你也幫幫忙,這個場地其實可以花點功夫把他變得更好,都花了這麼多錢修復古蹟,裡頭的展覽硬體設備真的很不及格,燈打的亂七八糟反光嚴重不說,相關的指標也不是清楚。場地小更是要營造出溫馨的風格,卻感覺像是深宮大宅一樣,讓人不可親近。加油胡市長!你已經挨多人罵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熊叔叔 的頭像
大熊叔叔

書蠹齋齋主‧大熊

大熊叔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