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的內容若是文化的呈現,在移地之後是否還能保有原意?如果內容是異文化的展出,在不同的時空與環境,文化脈絡的被解讀,是否會有所誤差?這些是關於我再進入「GeGeGe 鬼太郎の妖怪樂園」(以下簡稱“鬼太郎”)參觀前對於這個展覽的疑問?這些源於山川水澤的精靈鬼怪,在離開了原本所在的環境後,是否還對觀者具有足夠的影響性,例如:經常有風雪的地區所產生出來的雪女傳說,來到了亞熱帶地區,是否會消溶消失?環境的改變或許影響性小,若其中牽涉到文化的詮釋,同樣的風雪在亞洲是災難,到了歐洲說不定成了聖誕節慶的象徵。

 0006  
↑會場外邊有一個空飄氣球,正是鬼太郎的爸爸「眼球老爹」,坦白說我看見這個空飄氣球,我覺得主辦單位沒有好好包裝一下他實在是太可惜了,因為沒有人抬頭看根本不知道有這個東西,如果是我我會把他當成是展覽品之一。

 

當然動漫作品不像歷史一樣有著標準的「作業流程」,作品的出現可能在參考了正史、鄉野傳奇、稗官野史後,加上創作者想像創作出來一個新的作品,雖說是創作,但是本質上仍脫離不了文化的影響。這種「經過詮釋的再現」與文化的本質性雖有所偏離,扣除掉近來動漫作品的惡搞,反諷等風格,水木茂的這類精怪傳說,無非就是勸人向善或是發揮警世作用,套用在朗朗乾坤世俗之中,看起來似乎打破了文化隔閡,但真的是這樣嗎?時正時反的態度觀念,在還沒看展覽前就不停的反覆思索。

 0004  

↑為賦新詞強說愁?在沒有太多的背景之下,憑空塑造出一個妖怪村出來,確實是有吸引觀眾的噱頭,但是這個噱頭可以多久?賣包子的是山中判官?(重點是包子還賣好貴)垃圾桶是個鬼?(是的!我很聽話確實進行了分類的工作)這是大熊年初去的溪頭妖怪村。

 

研究所同學李瑋茹小姐的碩論,寫的就是關於水木茂的家鄉,如何運用這一位作者的作品,重新地域振興,以生態博物館概念開展,讓整個鳥取縣境港市成為妖怪之都。境港市成功的轉型不僅成為了觀光聖地,也成功的復活了當地的經濟與生活,突然想起一樣有鬼都之稱的四川酆都,在三峽大壩完工後的淒涼,一樣的鬼怎麼中日差這麼多?寫這篇文章事實上展覽早就結束,只是看完後我一直在想鬼太郎這樣一個展覽,當他離開他的地域(這裡的地域只的可能是漫畫或是日本鳥取縣境港市)在「被蒐藏」或是「被展示」或是「被運用來作教育」的同時,已經是「經過詮釋的再現」。鬼太郎本身被賦予的原初,在展覽裡已經或多或少的變質了。

 

寫了這麼多還是來看看展覽的本身好了,展覽的一開始就破題介紹鬼太郎的誕生,用了實景造景(diorama)展示感覺相當有氣氛,這也是整個展覽最具價值的一部份,因為現場開放攝影觀眾一定會攝影留念,可惜部分展示為了搭配氣氛,用了較暗的照明拍攝起來的效果感覺就不是很理想,加上部分的妖怪實在是很不可愛,所以拍照的人我想多少也會考慮一下畫面的問題。相較之前手塚治虫特展,國人對於怪醫黑傑克、原子小金剛的熟悉度,鬼太郎可能僅知道主角及部分配角,關於故事內容恐怕瞭解不甚太多。也因為如此現場在造景部分說明旁還是附上了原漫畫的畫面,提供給參觀者一個瞭解的空間。也因此在現場常聽見觀眾的說,「這是什麼?」「喔!原來是XXX」。

 0002  

↑鬼太郎誕生的實景造景,旁邊就是原漫畫出處大圖輸出,其實展覽在這個地方還算是燈光美氣氛佳,接下來的燈光就讓拍照的工作進行的不是很順利。到最後大熊也有點懶了!因為小孩在外邊一顆心一直掛著...

 

展覽場還有一個不錯的展示手法,主要是一些妖怪的銅雕透過投射燈的方式,將其影子投射在現場白布之上,白布的飄搖加上光影晃動營造出很好的感覺,另外現場有一些指示標誌用了鬼太郎角色來擔綱,讓整個展覽的氛圍相當一致,不知道是不是主辦方式日本的關係,總感覺日本在這方面的細節考慮的十分周詳。還也一點也頗有趣,就是在販賣部所販賣的一些商品,也結合了鬼太郎的一些形象下去做設計,算是這幾年少數展覽在展場與賣店之間無接縫的設計,要不很多的展覽都是看完展覽走進購物商場。

 0001  

↑這些可愛的指示標誌,在賣場內沒有製作出來販售,要不這些有意思的指示標誌確實為平淡無奇的標示增添生活情趣。

 

寫這一篇文章展覽已經結束,而事實上看這個展覽時,考慮到家中有年幼孩童,怕看完展覽大熊又要花錢去替小孩收驚,所以只好與熊嫂二人輪流看展,還好鬼太郎的漫畫本身也是一小塊故事一小塊故事的連結,雖然看的七零八落外加斷斷續續,對於整個展覽該看的都還有看到。而後續值得研究與關注就是之前提到的實景造景(diorama)部分,目前博物館所製做的大多是靜態模型,但是鬼太郎的部分有部分可以與觀眾有互動,或許未來博物館再製作實景造景部分,與觀眾之間的互動或許可以考量進去,不過另一個角度的思維,則是萬一機件損壞修復的材料是否容易找尋。

 0003  

↑非常有FEEL的展示,只可惜銅雕的SIZE小了一點,加上燈光的關係,其實不是很能看的清楚,而相關的說明則是印在白布之上,位置太高看起來又模模糊糊,可惜了一個好的展示手法。

 

動漫展覽是大熊個人認為在未來特展市場上,絕對會大受歡迎的展覽類型,他有著低成本的優勢與高觀眾群的特點,更可怕的是他後續衍生性商品的商機,大熊樂見這一類的展示可以多進入台灣,但是請選對場所與地點,這一類通俗文化盡量使用藝文中心、創意園區來辦展,博物館與美術館也無須去爭取或是接受這樣的展覽,畢竟展示的多元在展覽空間也多元的情況下,無需為了僅有的那一些藝文觀眾而大家打的頭破血流,讓人荷包賺飽飽藝文界大家傷了和氣。.

 0005  

↑年初在國美館看的手塚治虫展覽,雖然都是動漫類展覽,但是兩者在日本動漫界的地位不盡相同,手塚的展覽有原稿展出,加上其地位在日本動漫界有天王教父地位,不知是否就是這些因素才讓手塚的展覽進入到美術館展覽?(事情不是我們這種憨人能知道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熊叔叔 的頭像
大熊叔叔

書蠹齋齋主‧大熊

大熊叔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